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不能說-第八十九章 奶茶分享

不能說
小說推薦不能說不能说
林颜醒来的时候,郗铭真早已起来了。
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起床,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打开一些窗户,才发现,太阳都照到头顶了。
她大口的呼吸了一下清新的空气,转身回到床边去拿自己的衣物。
这条裙子不是昨天她穿的,是郗铭真特意为她重新准备的,是一条浅蓝色的过膝连衣裙,没有什么花纹,只有恰好到好处裁剪。
林颜去到了楼下,刚好遇到了正想上楼的郗铭真。
“颜颜,你醒了?昨晚睡得还好吗?”
“很好。”
林颜朝郗铭真微微一笑。
“我正想去叫你呢,睡了这么久,也饿了吧。”
林颜睡了这么久,还是感觉有些累,身体没有什么力气,也许是饿了吧。
“好啊。”
两人吃完午饭后,郗铭真提议去喝奶茶。
昨天晚上,他让李若迟找到了一家据说很好喝的奶茶店,他已经把那里预先包下来了。
林颜吃过饭后还是觉得有些累,但是她不想扫郗铭真的兴,准备出门。在她低头扣上凉鞋扣子的时候,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止不住的往下倒,郗铭真眼疾手快抱住林颜。
缓过一会儿之后,又感觉好多了。
反倒是郗铭真还在一直颤抖,手背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林颜朝郗铭真安慰说:“我真的没事儿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
“刚才。”
林颜不看郗铭真的眼睛,轻描淡写的说出来。
其实郗铭真从吃饭的时候,就看出林颜一幅恹恹的样子,但他一直没说,就是想看看林颜什么时候才会对他说自己不舒服。
郗铭真有些生气:“刚才?”
林颜不再答话,从郗铭真的怀里站起来,背对着他。
“走吧。”
“你这样还想去哪里?”郗铭真问。
林颜说:“我一直都是这样,之后还会更糟,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现在的她不会再一味讨好郗铭真,渐渐地露出了自己更真实的性格。
郗铭真意识到又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林颜了,听见林颜这样回答,心如刀绞。
“不要,不会的。”
林颜也是看不得郗铭真这样的自怨自艾,她看着郗铭真说:“至少我现在还好好的在你的身边。”
郗铭真和林颜对视。
在毫无防备间,郗铭真流下一滴眼泪。
“你不舒服,今天就先在家里休息好吗?”
“好。”林颜心疼了。
这样的郗铭真不容人拒绝。
郗铭真让李叔和何嫂去那家奶茶店买奶茶,林颜在家小憩一会儿,等奶茶买回来后,再叫醒她。
何嫂和李叔把奶茶店里面的大部分奶茶都买回来了,大约有二三十杯。
林颜醒来后随着郗铭真下楼,打开熙园的门。
“哇,这么多奶茶!”林颜惊叹道。
“只有奶茶吗?”郗铭真得意的说。
林颜才看到,这个院子里面的变化,而且就是她在睡觉的时候才改变的。
一个新的白色吊椅秋千立在了院子的左侧,在吊椅旁边,原来的小桌子和凳子,变成了大一些的圆桌,圆桌上面摆满了奶茶。
“你想喝什么?自己去选吧。”
“你真棒!居然把奶茶店都搬回家了!”
能得到林颜的夸奖,郗铭真很是高兴。
林颜拿了一杯杨枝甘露喝着。
“颜颜,你别拿着一杯喝,这些也可以尝尝!”
邪 王 嗜 寵
林颜随着郗铭真的手指过去看,另外一杯紫色的冰沙看起来也特别好喝。
她有些为难:“喝不完不就浪费了吗?”
郗铭真说:“没关系,你喝不完的我喝。”
林颜清楚的知道,郗铭真不喜欢甜也不喜欢不甜,奶茶对于郗铭真来说,已经是甜度超标了。
“这……”
看见林颜艰难的抉择,郗铭真直接拿过了林颜手中的喝了起来,一下子喝了一大半,郗铭真的脸色变得比他的皮鞋还黑。
林颜都能想象得到,在郗铭真的内心里会如何吐槽这杯杨枝甘露。
既然郗铭真都做到这份上了,林颜也就不推辞了:“那我再尝尝这杯吧,其他的我都喝不下了,要不分给家里的其他人?”
郗铭真喝了林颜的那杯奶茶,觉得甜味都齁在嗓子眼儿了,他赶忙选了一杯看起来像是茶一样的喝了起来,才缓解了些。
接着他叫来了何嫂,把其余的奶茶都提走了。
林颜拿着这杯葡萄冰沙,然后惬意的坐在了吊椅上面。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喝奶茶吗?”
舒 格 小說
林颜边说边摇晃起这个吊椅,她喝着奶茶,满足的闭上了眼睛,蓝色的裙摆在来回荡漾,发丝在空中飞舞,郗铭真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那是因为,我觉得奶茶很甜。”
郗铭真问:“你喜欢甜食吗?”
“算是吧。”
“那你应该会喜欢粤菜吧。”
“我都还好。”
“还好?”
郗铭真只是想知道林颜喜欢吃些什么,和不喜欢吃什么,但是通过这些话语可以知道,林颜明明喜欢喝奶茶吃甜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喜欢的菜品,这让人感到很奇怪。
“铭真,你坐过来。”
这是林颜来到熙园之后,第一次这样叫他。
郗铭真坐到了林颜身边。
“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对我突然转变了态度。”
郗铭真回想起林墨描述的那些事情,他心疼的说:“林墨给我说了,我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我没想到,对不……”
林颜伸出食指按住了郗铭真的嘴唇。
“听我说好吗?”林颜深深的凝视着他。
郗铭真点点头,他觉得自己掉进了眼眸的漩涡之中。
“我是五岁来到的林教授家里,他对我很好,陪我做游戏看书,教我写毛笔字画国画,在我心中林教授就是我爸爸,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他,就……”林颜哽咽了
郗铭真轻轻的抚摸着林颜的背,给了她一些力量。
“爸爸和她很恩爱。”
这个她就是张凝,林颜除了不得不说名字的时候,都不想提起这个人。
“直到爸爸去世后,她就性情大变,后面的事,阿墨应该给你说了吧。”
这些郗铭真都知道,只不过他不知道林颜现在说这些事情要干什么。
“你真的觉得她是性情大变吗?”
郗铭真心下一惊,她能在郗家做出那些事情,足以说明这个人不是良善之辈。
这不叫性情大变,更准确的来说是——本性暴露。
“你……五岁前,是怎么过的?”
郗铭真抓住重点了。
marbling
这也是林颜今天要和郗铭真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