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仰望山村 起點-第五十四章分享

仰望山村
小說推薦仰望山村仰望山村
两人的所有举动,沟通,以及那女的看着刘总那眉目传情的样子,全都落在了卫生所的医生眼里,本来吧,他们做医生的,是不应该多管闲事的。
可这刘总对半坡村的贡献实在是太大了,已经是整个半坡村,啊不!整个市里,甚至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影响力,他就算是想假装不知道没听到,这也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心啊。
刘总可是有老婆的,而且老婆还怀孕了,前两天还来这做孕检了呢。
好突然的刘总大晚上带一个受伤的女人过来包扎,临走还要给钱,这不乱想都不行。
见刘总要送这女的离开,他实在是没忍住,上前拉过刘总在一旁小声的说着:“刘总,你这是怎么了?这大晚上的,你也不避避嫌,这要是被嫂子知道了,可不得了的啊。”
刘振东本来心里还在想着,水姐这伤势的事情,没有往这方面想,可刚听着医生的话,抬起手一看,已经快九点了!!
立马甩开医生,跑到水姐跟前儿:“你自己能回去吗?”
水姐倒是特别善解人意的笑着说:“可以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自己回去就行,不用送了。”
刘振东满意的点头,随后两人分道扬镳往着不同的方向离开。
而那医生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
看来,这刘总还没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呀,这是不送她回去就能解决的嘛?今天带着一个女的来卫生所可是不少人看到的,保不齐里面有几个八卦的人,明天说不定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刘总啊,小心点呀。
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
而这个时候的刘振东家里,豆芽本打算准备洗漱洗漱就睡觉休息了,这些天刘振东一直在忙,每天都会很晚回来,甚至已经两天没回来了。
也联系过,说是在市里面处理事情,所以看已经快九点了,也没有打电话催促。
可外面却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刘振东请的保姆是一直都住在家里的,看了一眼外面:“我去开门吧,也许是刘总回来忘带钥匙了。”
黑域
“嗯。”
可当门一打开,一个不太熟悉的婆子着急的就跑了进来。
“豆芽啊,豆芽你在哪呢,出事了,出事了啊!”
保姆不太认识半坡村的人,她是从市里来的,只是这大晚上跑进来就大喊大叫的,害怕会吓到了豆芽,别到时候弄出什么事情来。
连忙跑着拦住:“诶诶诶,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胡乱跑什么啊,这都快九点了,刘总夫人还怀着孕呢,这个点要休息的呀!!”
可这婆子力气大得很,这常年在村子里干农活的人,哪里是这市里来的保姆能挡得住的。
直接就冲进了客厅,穿着睡衣的豆芽看到是王婆子就对着身后跟着小跑进来的保姆摇了摇头:“没事,是隔壁的王婆子。”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我这里了?出什么事了?是你家那儿子又惹你不高兴了吗?”
豆芽其实都已经习惯了,这王婆子哪哪都好,就是这嘴啊,挺碎的,总是会和自家儿子吵起来,这儿子也是个犟脾气,两人吵着吵着就要干起来。
所以大晚上也会经常跑来哭诉抱怨。
不过这都好多天没见到她来了,应该是知道自己怀孕了,不好大晚上的再跑过来。
王婆子甩了甩手:“哪啊,不是我家那的事,是你的事啊,豆芽!!”
“我的事?我什么事啊?”这倒是让豆芽听得是稀里糊涂的。
王婆子小声儿的凑到豆芽的耳边说:“我刚才路过村口的时候,看到你家刘总带着一个非常好看的女人进村呢!而且看起来还非常的亲密。”
“什么?”
“你说是不是因为你怀孕了,你家刘总就不安分起来了啊,以前可没看出来他是这样的人啊,是因为最近太寂寞了?还是你们小俩口的吵架了呀?你这才怀孕多久啊,这就开始带女人回村了,要是再多一点时间,那不是要上天啊,我跟你讲,虽然说咱们是新时代了,不像以前古代……”
巴拉巴拉的王婆子张口就开始扯远了,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豆芽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丧徒之师
而豆芽此刻脸色阴沉沉的,不过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怪童
王婆子还以为是自己说中了呢:”豆芽,你不会真的和刘总吵架了吧?”
看着她那担忧的模样,豆芽强压下自己内心的怒火,挤出一丝微笑:”我们两个好着呢,没什么事。您放心好了。”
王婆子也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看了一眼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了:”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着哦,不然到时候你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会受到影响。”
“哎,好的。”
豆芽点点头,等送走了王婆子之后,豆芽便关好了房门,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拿出手机,拨通了刘振东的号码。
“喂,你现在在哪?!!”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豆芽愤怒的质问声。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你是不是在等我回去啊,没关系,我这就回去,你等我!!”
听着电话那端的话语,豆芽真想狠狠的把手机砸到地上,摔个粉身碎骨,但这手却没有砸手机。
而是冷冷的挂断了电话,一副生气的模样坐在那里等着他回来。
而另一边,刘振东挂掉电话,连忙就赶回到家里去了。
豆芽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双目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而这刘振东,看到豆芽坐在沙发上,脸色也不由的有些尴尬:“媳妇,你这是怎么了?还怀着孕呢,怎么板着一张脸?这个点你应该上床好好休息才对啊。”
一旁的保姆却不断的给刘振东使眼色,示意让他赶紧去哄哄豆芽,别把她惹恼了。
“哼!!”豆芽重重的哼出声,扭过头不再去看他。
刘振东见状,心里有些不好受:”媳妇,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是我这两天没回来,生气了吗?那要不这样吧,你告诉我你想吃什么,我现在给你买去,好不好?”
豆芽依旧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坐在原地。
刘振东也没办法了,自己的媳妇自己最清楚了,脾气倔的很,如果不是真的很生气,绝对不会露出这种模样,可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啊。
刘振东也不管了,直接转身就要出去买吃的。
“站住!!”
刘振东刚打算出去,却没想到豆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听到自己媳妇终于开口了,刘振东心中一喜,立刻就停下脚步转过头:”媳妇,你想吃什么?”
豆芽没好气的说:”你晚上带了一个女人回村了?。”
这下刘振东就纳闷了,难不成,谁在豆芽面前说自己坏话,挑拨离间了?
誰掉的技能書
刘振东的眉毛顿时皱了起来,一脸严肃的问:”那个女人?哪个女人?”
豆芽见他还想装傻,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刘振东的身边,然后抬手指着他,说:“有人看见你大晚上的开车带一个女的进了半坡村,你这两天去市里办事不都是你一个人吗?连徐经理你都没带去,怎么回来还带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呢?”
听完豆芽的话,刘振东一脸的茫然:“你这是听谁胡说八道的呀,哎哟我的媳妇啊,你现在可是特殊时期,不要动气,我根本没带什么女人,就是在进村口的时候撞到了那个水姐,把人家撞得有点惨,我总不能撞了人不管吧,就带去卫生所那边随便包扎了一下,还给了点医药费什么的。”
这话,刘振东是真的,他没必要骗豆芽。
本来就也打算回来把刚才在村口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豆芽说,这已经是第二次把那水姐弄到医院去了,他自己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和这水姐天生相克啊。
没事自己总是把一个女的弄得遍体鳞伤的,真是。
豆芽听到这熟悉的名字皱起了眉头:“水姐?又是那个女的?”
CHANGE!
“是啊。”刘振东抬头看了一眼保姆:“你先去睡吧,没事了。”
保姆只好点头离开。
他再扶着豆芽进了卧室,把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清楚:“我怀疑,她是有意出现在那里的,她一个水定村的,怎么会好好的出现在半坡村村口。”
这下,豆芽其实心里的气也已经消了一大半,但是却对振东说的这话,也同样产生了怀疑:“撞得严重吗?”
“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不过,估摸着也是得难受好一段时间。”
“你这是心疼了??”豆芽冷这个脸。
刘振东立马举起双手大喊冤枉:“怎么可能,只是觉得她被我撞了两次,也是够惨的。”
“噗嗤。”
这话说出口,豆芽都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却还是立马严肃了起来:“我觉得这事不简单,你之前还说她是贺宇翔身边的情人,跑来找你说要报复贺宇翔,还给了你两张照片,那照片的事情查清楚了吗?”
她虽然是个女的,也对一个女的纠缠上自己的老公这件事非常不爽,但是只要清楚自己老公没那个意思,她心里就不会真的生气。
但是这水姐,肯定是有目的性的接近自己的老公。
“查清楚了,照片是真的,只是我实在搞不懂贺宇翔到底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