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41.你娶我姐姐,我娶你妹妹,咱們各論各的-【1/…展示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为向“斐力欧之剑”兄弟加更!)
德莱尼人的飞船埃索达,是这个种族用来跨越群星躲避燃烧军团袭击的星际母舰“风暴要塞”舰队的一艘护卫舰。
这个小舰队并非德莱尼人的财产,它来自于现在已经和德莱尼人文明“深度绑定”的纳鲁们的黑科技。
以阿达尔为首的纳鲁算是德莱尼人们的“伴生成员”,尽管这些纳鲁们的存在时间要比德莱尼人长的多。
而这个阿达尔也是个很有名的纳鲁,根据一些小道消息,它和圣光之母泽拉曾经有过一些合作和接触,但双方最终选择了分道扬镳。
大概是理念不同造就的分裂但除了德莱尼人外,没有其他人对“七巧板”们的复杂过去有太多的兴趣,它们也基本对此避而不谈,显得非常神秘。
再说回“风暴要塞”舰队。
这玩意听着很厉害,但实际上在战斗力层面完全无法和燃烧军团的舰队作战。
它们一直在逃亡,之前还可以凭借古老的七块阿塔玛水晶来保护舰队不受损,但在二百多年前,德莱尼人驾驶着舰队来到德拉诺世界时,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舰队中最重要的一艘能源船“吉尼达尔”号坠毁了,这就导致德莱尼人和纳鲁们很难再启动舰队进入群星。
这也是德莱尼人最终选择在德拉诺世界度过两百多年的原因。
除了他们真的是逃亡太累了,不想再逃了之外,还有确确实实存在的现实困难无法解决。
总之,德莱尼人文明虽然有飞船这种听起来很酷很拉风很不魔法的玩意,但现在的他们和其他生活在大地上的文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他们已经无法回到群星中生活了。
现在,埃索达号飞船正以匀速向地狱火堡垒飞行,船上的成员们在紧张的坐着降落和转移伤员的准备。
地狱火堡垒那边的死亡骑士们也在准备着和这酷炫的宝石飞船对接,他们要清理出一块足够大的降落区域,来让飞船进入低空悬停。
这个活死亡骑士们也是第一次做,所以需要一点时间。
而在飞船上,年轻的兽人萨尔正在照顾刚刚苏醒的兽人勇士雷克萨,萨尔对于这个莫克纳萨出身的猎手非常尊敬。
因为雷克萨做到了足以记录在兽人历史中的伟大之事。
不过想让雷克萨这个有严重社恐症的闷葫芦开口说话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他还担心自己宠物安全的情况下。
“咦?怎么不见阿尔萨斯了?“
萨尔为雷克萨的大熊米莎做了元素治疗,便起身想要去看看自己的人类朋友,但在大厅里左找右找都看不到阿尔萨斯的身影,这让他有些疑惑。
就在年轻的兽人萨满准备动用法术寻找的时候,却被突然出现的兽人刺客迦罗娜阻止了。
“你的人类朋友在忙呢。
带着血红色面罩的迦罗娜将一个苹果塞进萨尔手里,对他说:
你现在最好别去打扰他。”
“他忙什么呢?”
萨尔眨着眼睛说:
“和布莱克阁下有关吗?不瞒你说,迦罗娜女士,我也和布莱克先生很久不见了,我也想和他聊一聊。
或许他的黑暗智慧能帮我解决一些我现在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呃,那我建议你最少三十分钟之后再去。“
迦罗娜耸了耸肩,抱着双臂对萨尔说:
“阿尔萨斯正忙着挨揍呢。算上他被揍完之后和布莱克说话的时间,三十分钟差不多刚刚好,而且,
他们两现在讨论的问题我觉得你最好别参与。
很容易连累你也被揍的。

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来越好奇了。”
萨尔咬了一口苹果,摸了摸自己的毁灭之锤,他小声说:
“如果我只是路过,不小心‘偷听’到一点应该没问题吧?毕竟布莱克先生也是讲理的人。”
“那你可以去试试,看看布莱克是不是真的‘讲理。鸣呼,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啦,我要去分享给卡德加听。
他也一定会笑出声的。”
迦罗娜发出怪异的笑声,后退一步消失不见,萨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去冒险,又回去和雷克萨“交流感情”了。
在埃索达飞船下层的一处杂物间里,布莱克坐在物资箱上,活动着手指。
在他眼前,脸上多了几个拳头印的阿尔萨斯王子一脸不忿的擦着嘴角的血,还握紧拳头做出角斗士的姿态。
他眼中浮现着不加掩饰的愤怒。
“你到底对我姐姐做了什么!你这混蛋!”
阿尔萨斯吼叫道:
“你回答我!”
“我不是都回答过了吗?“
海盗叼着烟斗,一脸不爽的说:
“用拳头做了很详细的回答,你是没听懂吗?连这都听不懂,我开始质疑你这个人类剑圣的含金量了。
“混蛋!”
听到布莱克漫不经心的回答,阿尔萨斯怒气飙升,起步跳入疾风步,又迅如闪电的朝着海盗的脸打出两拳。
若是其他人在这想来很难躲开一名合格剑圣的突袭,但布莱克那能是一般人吗?
甚至都没起身,坐在那里摇晃了一下身体,就让阿尔萨斯的拳头擦着他的脸颊落空,趁着小王子回防的空档,以一个凌厉的“切喉手”反击,就像是蜻蜓点水在阿尔萨斯的喉咙上点了一下。
这来自影踪禅院的武僧技艺非常好用。
一记就打的阿尔萨斯捂着喉陇后退两步,喉头遭到重击,让他感觉自己都有些无法呼吸了。
“你想要答案,我就给你答案。
布莱克似乎被阿尔萨斯的纠缠弄得有些烦躁,他站起身,取下烟斗,吐出一口烟圈,一边挽起袖子向前,一边说:
“你的姐姐佳莉娅·米奈希尔,是人类王国里最著名的美人公主,而我是个贪财好色的臭海盗,你应该还没忘记,在达拉然事件爆发前我和你的姐姐有过几天的私人相处。
我会告诉你。
一切该做的不该做的事,符合绅士风度和不符合绅士风度的事,男男女女之间最纯洁和最不纯洁的事。
你的小脑瓜里能想到的最正经和最下流的事,我通通都对她做了。
这个回答能让你满意吗?“
阿尔萨斯的喉咙被重击让他暂时无法说话,但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保卫家人的决心,血红色的狮心斩杀者跳入手心。
小王子站在原地,双手握剑摆出了一个很像是绝地武士准备战斗的姿态。
他蓝色眼中的光代表着他不是在开玩笑。
“好吧好吧,动刀子了,我怕了。“
布莱克耸了耸肩,举起了双手,语气无奈的说:
“我不知道你这傻小子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和你姐姐之间只是很纯粹的政治联盟合作关系。
我推她做洛丹伦的女王,她为我提供必要的利益。
对于这样的高端交易而言,产生肉体联系是很麻烦的一件事,而且你姐姐之所答应我的条件是因为我也同意了她的请求。
在未来的某个合适的时间,她会在我的帮助下,将国王之位重新还给你。
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似乎对成为国王已经没有丝毫兴趣了,你对于战斗的热情和期待让你成为了一头离群的孤狼。
你享受你现在的生活,这一点我从你的眼睛里就看得出来。
放下剑吧,蠢货。
我可不想绞尽脑汁的向我的政治合作伙伴解释,为什么她愚蠢的弟弟会失去一只手或者一条腿。”
“你说的都是真的?”
听到布莱克的解释,阿尔萨斯狐疑的放下剑,他揉着喉咙,用很不舒服的声音哑声说:
“我的直觉在告诉我我或许应该相信你,但我的理智又在说你的话不可信。”
“那就别和你的理智玩,那是个会带坏你的坏朋友。相信你的直觉,对于生死总在分秒之间的剑圣而言,直觉才是你值得信任的好伙伴。”
布莱克后退几步,靠在了身后的物资箱上,他抱着双臂说:
“你先告诉我,你哪来的消息渠道知道艾泽拉斯的事?还有,你是怎么知道你姐姐和我的关系的?这事应该只有你父亲隐约能猜到才对。
他之所以一定要在北海发动对我舰队的袭击,也有这方面的因素在。
老国王觉得我私下介入洛丹伦王权传承的事冒犯他威严,所以,他决心给我点颜色看看。“
“是我姐姐写信告诉我。”
阿尔萨斯没有隐瞒自己的消息渠道,他将今日饱饮恶魔之血的狮心斩杀者丢回行囊,坐在一个物资箱上有些忧愁的说:
“通过老加尼的信息渠道,我和姐姐保持着每月一封信的联系频率。我能感觉到姐姐心中隐藏着秘密,她信中会透露出很多复杂的情绪。
一开始她不愿意说,后来她可能是压力太大便把一切都告诉了我,但没有谈及你和她的政治交易。
只是说她现在不得自由,而源头就是你。
她感谢你把她从死亡之翼的魔爪里救出来,但她并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她希望我能回家继承王位,但如你所说”
小王子叹了口气,摊开双手:
邪帝强势宠:霸上毒医小狂后 小说
“我现在对于那个位子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我只想在德拉诺完成我的剑圣试炼,带着力量返回我的故乡,以我手中的剑保护我的人民和我的家人们。
就如奎尔萨拉斯的‘护国剑圣’萨洛瑞安·寻晨者阁下的一生,那才是我想要学习的榜样。“
“学习他干嘛?”
布莱克撇嘴说:
”一个为了国家和人民选择将爱情埋葬的懦夫!如果他年轻时多一点勇气,就不至于让戴琳那头野猪拱了那么好的大白菜了。
我的笨蛋姐姐也能因此过上更幸福的生活。
呐,小傻子,我现在告诉了你所有的真相,以后别来烦我了,你们米奈希尔家族的王位传承是你们自己的事。
我不管谁坐上王位,属于我的那一份利益必须得到保证,就这样。
你姐姐那么累,不如给她找个好老公帮帮她吧,人类王国里也有很多俊杰嘛,比如图拉扬大骑士,再比如达纳斯托尔贝恩将军。
如果你姐姐不介意年纪差距太大的话,吉尔尼斯的利亚姆王子也可以考虑一下,吉恩一定会举双手同意的。”
“你想的简单。“
阿尔萨斯瞪了臭海盗一眼,他抱怨说:
“谁敢在我姐姐和你有政治联盟的情况下娶她?更何况死亡之翼那回事还没过去呢,我姐姐现在在北疆贵族圈的风评可是差得很。
到处都有关于她是龙骑士的恶毒传闻。”
说到这里,小王子突然停了停,他思考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便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布莱克。
那目光怪异到臭海盗都感觉得到。
他板起脸说:
“我感觉你在想一些很失礼的事,我劝你不要继续想下去了,免得再挨揍!“
“你娶我姐姐吧!布莱克不,德雷克殿下。“
阿尔萨斯双眼放光的跳起来,对布莱克说:
“你们身份地位都很合适,门当户对,而且在你遭遇战争灾难前,我父王和你父亲确实有过私下交流,要把我姐姐嫁入普罗德摩尔家族的。
这本就是很合适的姻缘嘛!
而且我姐姐美名传遍人类诸国,怎么也不算辱没你啊!
你不是关注你利益吗?
你娶了我姐姐,便是洛丹伦名正言顺的亲王阁下,你的利益就变成我们的共同利益了,所有人都会满意的!
甚至包括我父亲。
他虽然可能会很生气,但他冷静下来之后,也一定会满意的。”
“你简直疯了!“
布莱克瞪着眼睛呵斥道:
“亲手把自己的亲姐姐送给一个臭名昭著的海盗!你到底是在德拉诺染上了什么见鬼的兽人魔法?你把自己的脑子献祭给火刃氏族才换回这道剑圣传承吗?
还是说,不管多么聪明的家伙,在成为战士之后都会变的这么蠢?
还有!
你从哪知道我真实身份的?“
布莱克质问到:
“虽然这个事实目前已经算是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的状态,但你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德拉诺逍遥快活,
老加尼才不会那么碎嘴的把这事告诉你!
它怕我怕得要死呢。
说!
谁告诉你的?是维伦?还是等等!
臭海盗突然想到一个非常可怕的可能。
他的脸色瞬间变的阴沉下来,嗖的一声闪现到阿尔萨斯眼前,把小王子整个人掐着脖子从原地提起。
他呵斥道:
“你和小吉安娜还有联系?她居然连这种事都告诉了你?见鬼!你忘了你离开艾泽拉斯时,我托人转告你的话吗?
你就这么想体验一下下半辈子拄拐行走的快乐吗?
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
你这意货!
等等!
你刚才提出让我娶你姐姐的建议时眼睛里分明有奇怪的光好啊你,阿尔萨斯,在德拉诺的远行看来教会了你很多东西嘛。”
布莱克阴测测的将小王子丢在地上,刷的一声在手中汇聚出一把暗影飞刀,很变态的在嘴角伸出舌头舔了舔这阴影塑造的刀刃。
他对阿尔萨斯说:
“你在想很可怕的东西,小王子,你已经被名为色孽的邪神污染了,但别担心,布莱克医生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我会用一场精湛的肢体切除手术来帮你重回纯净的圣光中。
上次和佳莉娅聊天时,我记得她说过她其实很想要一个妹妹来着真棒啊,佳莉娅公主殿下的愿望就要在今天实现啦。
从今往后,你就改名叫‘阿尔萨丝米奈希尔公主殿下了。
别怕。
只会疼一下,忍着就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