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笔趣-42.拜託了,我的小心魔,但我真的很需要這個酷酷的…鑒賞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为“向斐力欧之剑”兄弟加更)
布莱克试图把阿尔萨斯变成“阿尔萨丝”的举动最终没能成功,主要是突然巡视到这里的圣光神选玛尔拉德阁下打开了储物室的门。
冷漠又负责的守备官是听到了杂物室里传来的尖叫和求饶声,在他撞开大门的时候,看到就是一脸惊慌求饶的小阿尔萨斯已经被绑在了物资箱上,而他身边的布莱克正神经质的穿着一身白大褂,正试图往小小阿尔萨斯所在的地方动刀子。
这样的残暴举动是不允许发生在埃索达飞船上的,因而玛尔拉德义正辞严的喝退了布莱克,将危在旦夕的小王子救了下来。
这举动就让布莱克很不爽了。
他散去手中的暗影飞刀,抱着双臂看着眼前的圣光神选,他吐槽道:
“你当年赶回泰尔莫城的速度如果有今天赶来搅局的十分之一,或许那座城里被你保护的人民就能幸存了。
我碍事的守备官阁下。“
这句看似寻常的吐槽落在玛尔拉德耳中,顿时让守备官变了脸色,他回头瞪着布莱克,臭海盗并不畏惧的瞪了回去。
他撤了撤嘴,又说到:
武庚纪之黑天龙
“都说玛尔拉德大人有一双明辨善恶的眼睛,但在我看来你的眼睛还不够锐利,就比如你甚至没有发现和阿尔萨斯待在一起的那个年轻兽人的真实身份。
你知不知道,他的父亲叫杜隆坦…
正是当年害的泰尔莫城被兽人发现攻破的罪魁祸首之一,你的妹妹似乎也不幸在那场灾难中被俘虏了。
怎么?
守备官阁下,你也被圣光教导的要学会原谅吗?既然连杜隆坦那样的屠夫都能原谅,为什么不能接受你的侄女呢?
迦罗娜可是抱着和家人团聚的心情回来这个世界的,但你却把她当做一个耻辱。你难道没有看到她那双和你妹妹一模一样的眼睛吗?”
“我接触过的所有艾泽拉斯人都在告诉我,布莱克·肖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玛尔拉德强忍着怒火冰冷的回答到:
“现在我理解他们的情绪了,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可惜长了张嘴。我的家事,就不劳你费心了,布莱克阁下。
埃索达号是和平区域,此地禁止一切类型的私斗!
你和阿尔萨斯殿下的任何矛盾,请离开这艘船后再自行解决。“
说完,圣光神选看了一眼满脸庆幸表情的阿尔萨斯,他沉默着转身离开,却一直握紧双拳。
显然,布莱克这恶毒的挑衅已经让守备官心中积累怒火,他只是奉行圣光的教诲并没有当场爆发
“哼。”
目送着玛尔拉德离开,臭海盗又冷飕飕的看向阿尔萨斯,他警告道:
“给我收起你的小心思!否则下一次可就没人救你了。“
“那你先说清楚!“
阿尔萨斯也是豁出去了,成为剑圣的他拥有了战士们标志性的夯直,不愿意逃避问题,只想得到答案。
小王子咬着牙,梗着脖子问到:
“你是不允许我和吉安娜的交往?还是要像考验其他人一样考验我?我事先声明!已经走上剑圣之路的我不允许内心存在任何的软弱。
我认定的事情我一定会追逐到底!不管它有多么危险,阁下。“
“见鬼,你们才十三岁。”
布莱克一巴掌拍在脸上,语气绝望的说:
“看到神经病患者正在低龄化,真让我对人类文明的未来感觉到绝望.”
这个回答让阿尔萨斯眼前一亮。
他看样子确实要比其他的战士聪明很多,便立刻问到:
“所以…只要成年了就可以吗?十八岁?“
“不,
法定年纪是二十二岁,你这蠢货!“
布莱克很烦躁的挥手说:
“你们十八岁的时候才能开始正式接触的交往,想要定下终身必须得到二十二岁,别问我为什么。
你只需要知道在那之前你们要是敢越过禁忌一步,不管你在哪,我都要完成今天我没完成的事。
我也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
尤其是在我看到了你们两个于几乎每一个可能的未来中都纠缠在一起的场面,我就知道即便是神奇的我也无法和命运对抗。
我不会阻止你们的未来,但你们也给我上点心!
现在,以战士之道和米奈希尔家族的名义在我面前发下誓言,二十二岁前,你和吉安娜只能是朋友!“
“好的!”
阿尔萨斯虽然还有些不太满意。
但考虑到眼前这人的身份和他的实力,小王子觉得自己能争取到现在这个待遇已经是非常圆满的结局了。
不过在举手发誓之前,早熟的小王子还是扭扭捏捏的小声问道:
“那个…你所谓的禁忌,到底到什么尺度啊?“
“嗯?”
这个危险的问题让抽着烟斗的海盗的表情再度阴沉下来,他瞪了一眼阿尔萨斯,呵斥道:
“脖子以下都是禁忌!拉手往上都要挨揍!亲亲抱抱举高高什么的也给我收敛点,不能贴贴,懂了吗?”
“这也太严格了吧?
阿尔萨斯一阵绝望。
但在布莱克“核蔼可亲”的注视下,他还是很乖巧的发下了誓言。在誓言完成的那一瞬,小王子感觉到一阵阴冷的力量涌入躯体,随即便看到了布莱克露出笑容。
“很好。”
海盗抬起手指,一团幽紫色的光在手指尖跳动。
他阴测测的说:
“这个誓言被上古尊者’和她英俊谦卑的人类仆从共同见证,是施加在你灵魂上的虚空之誓,你可以随便违反誓言,只要你付得起代价,我毫无意见。“
“我才不是那种口是心非的人!“
阿尔萨斯和布莱克一样抱着双臂,他带着一股矜持宣称到:
“虽然我已离开圣光,但圣骑士的守则我一直在遵守,我不会违背我心甘情愿做出的许诺。不过,布莱克阁下,说完了我和吉安娜的事,我们也该谈谈你和我姐姐的事了。
被你这么一掺和,再加上之前死亡之翼的恶劣事件,导致我姐姐这一辈子估计都很难嫁出去了。
我也不想让她受委屈。
你必须给我姐姐一个交代!”
“大人的事,小屁孩少管!去去去,找你的兽人朋友玩摔跤去。“
布莱克恶声恶气的驱赶到:
“赶紧去告诉他我不小心把他的身世泄露给了玛尔拉德,让他之后和德莱尼人接触的时候小心一点,免得被圣光正义的偷袭从背后干倒。
你要知道,他父亲当年给德莱尼人造成的伤害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仔细算起来,迦罗娜其实也有足够的理由在黑暗中给萨尔一刀。
她和她母亲的悲剧,都和萨尔的父亲有关系。”
“真的吗?”
阿尔萨斯诧异的说:
“但萨尔自己好像都不知道这些。”
“他知道个屁!“
臭海盗哼了一声,语气怪异的说:
“一个被人类养大的兽人能回到同胞之中就已经很不错了,还能指望他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搞清楚他父亲当年做的烂事吗?
喊,杜隆坦欠下的债,萨尔要用一辈子去还,好了,赶紧滚!
别在这烦我。“
被布莱克恶声恶气赶走的阿尔萨斯离开了杂物间,看着身后的门砰的一声关上,小王子有些不爽的撤了撇嘴。
但联想到终于得到了德雷克·普罗德摩尔殿下的认可,他的心情又变的好起来。
尽管他现在只有十三岁,距离二十二岁还有近十年时间。
但没关系,他等得起!
毕竟,这就是纯爱战士灼热又坚定意志啊…
“那小家伙离开前还在哼着歌呢,他心情真不错,太快乐。“
萨拉塔斯在布莱克耳边小声说:
“不过如果他知道你在刚才那个誓言上做了什么手脚的话,他估计就乐不起来了。敢在一位上古尊者面前随便发下事关灵魂的誓言,这小家伙看起来也不是很聪明嘛。”
“那只是为了防止他做出不该做的事,并不带什么恶意。”
布莱克哼了一声,坐在黑暗的杂物间里,语气冷漠的说:
“他能遵守誓言最好,但若他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我就会让他知道什么叫残忍,喊,阉割这种东西还需要用刀子吗?
在灵魂深处爆发的虚空冲击,足以从认知层面把他彻底变成小吉安娜的好闺蜜’。
好了,不说他们了,真是气死人了。
我们来做正事吧。“
海盗吐了口烟圈,从行囊里取出心能容器,直到这会他才有时间看一看自己从卡扎克那里弄来的“好东西”。
咔的一声轻响,手中的心能容器被打开,那团跳动灼热的心能在海盗面前绽放出让他心情愉悦的橙色光芒。
在人物卡上跳动着文字证明了它的强大:
名称:卡扎克的最后诅咒品质:传奇需求:邪能/奥术/暗影,术士/施法者相关职业特效:
一末日降临:
使用者的所有攻击都会为敌人施加【末日降临】诅咒,在一分钟的倒计时结束后汲取敌人的魔力召唤【传奇级】末日守卫加入战斗。
若敌人没有魔力,便改为汲取生命力,并在敌人体内施加巨量无视防御的破坏力。
该诅咒可同时存在数量:【9/9】。
二泰坦改造:
使用者可以借助卡扎克被黑暗泰坦萨格拉斯赋予的力量来完成生命形态的【晋升】,在接受了这份力量后,一切生命形式都会被转化为【传奇种族·泰坦铸造·恶魔】,并具备末日霸主卡扎克的所有施法与战斗天赋和部分相关能力,
该效果可使用次数:【1/1】物品说明:
忠诚的卡扎克曾经为万神殿看守恶魔囚笼玛顿之星,但在黑暗泰坦降临时,它说服自己向萨格拉斯奉献忠诚。
而作为第一个加入燃然烧军团的末日守卫统帅,卡扎克忠诚得到了无上的褒奖。
额外说明:
注意!
因为具备最上级生命改造效果,所以该心能无法镶嵌,强行镶嵌将导致【泰坦铸造】特效失去作用。
“酷。”
布莱克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中的灼热心能,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变身型”的心能,这玩意的效果不可谓不惊艳,落在一群术士手里能让他们做梦都笑出声来。
只要使用了它,就能在不经过任何痛苦折磨的情况下,具备一名半神恶魔的天赋和生命力,这种强横的效果就像是氪金大佬才能拿到的“变身道具”。
就冲这个效果,怎么也得氮上个9999999吧?
“东西好是好,但我不能用啊。”
布莱克又有点头疼如何处理这玩意,它如果不能被镶嵌到月神战甲的插槽里,就意味着海盗需要使用它。
但臭海盗一旦把自己的生命形态转化为恶魔,就意味着他会瞬间失去月神艾露恩的青睐,并且会因为邪能占据的缘故,断开和虚空意志的连接。
这是海盗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结果。
“就这么把它丢给其他人未免有点太浪费了,我麾下那些丢人的术士们可配不上这种好东西。“
布莱克摩挲着下巴,几秒之后,他挥手将艾瑞达双子召唤了出来。
双子出现之后就摆出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躺平表情,她们之前被臭海盗套路了,导致她们在军团内部已经无法立足。
被抓住了把柄的下场让她们郁有郁寡欢。
甚至都要患上玉玉症了。
“苦着个脸干什么吗?能脱离基尔加丹那个杂碎的统治多是一件美事啊, 笑一笑嘛,瞧我还给你们准备了礼物呢。“
布莱克咧开嘴,将手中的心能抓着一分为二。
这个动作看着夸张,其实只是改变了心能之球的形态,这东西的真正力量不会因为形态改变就消散的。
“来,一人一半,吃掉吧。“
海盗将两团心能递给双子,双子面无表情的接过灼热的心能,她们从这古怪的东西上嗅到了焦灼的邪能气息。
还有来自力量的召唤,这让双子对视了一眼,尽管对于布莱克递来的东西她们异常警惕,但两姐妹现在确实有些意动。
女孩子们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得吃点好东西来调节一下嘛。
而布莱克也循循善诱的说:
“吃了它就能让你们重新塑造出更强大的恶魔之躯,卡扎克的战斗天赋的加持也能让你们两的实力飞快窜升。
以我的估计,等你们完全掌握了这心能的力量,距离成为强力半神也就不远了。
你们看,我真的要比基尔加丹康慨多了,给我办事不会亏待你们的。
哦,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布莱克伸出双手,在自己的心魔眼前挥动手指,强调道:
“你们在塑造自己躯体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弄出漂亮的翅膀,我可不想让自己再经历一次在翡翠林的尴尬场面了。
在一些拉风登场的场合里,我真的很需要一对巨大又威猛的翅膀来为我增加气势呢。
所以,我亲爱的心魔们,这事就拜托你们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