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醫武鉅商》-第305章:送他走吧讀書

醫武鉅商
小說推薦醫武鉅商医武巨商
张文武想不到候美凤还真下得了手,这女人真的要杀人啊。他跑过去检查了一下那家伙的脉搏,还有,还没死,不过,非常弱了,估计等不到救援到就玩完了。
死了就死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张文武虽然尊重法律,但他认为法律给这些王八蛋的惩罚是过轻的,所以他并没感觉候美凤把来杀自己的人弄死有什么大不了的错。他觉得错的是,不应该在这时候在这里弄死这王八蛋,留下太多线索了。
“把刀柄上的指纹擦了,把那白脸弄上车,快。”张文武站起来一边吩咐一边跑过去将挡在前面的SUV驶开,然后回到自己的车上,将车子从绿化带上倒下来。
幸好,开上去虽然卡住了,但还能退下来。
叽嘎……。
车底与绿化带护边的石头摩擦声非常吓人,听着牙齿有一种酸软的感觉,但车子终于退下来了。
“快走,他们的人来了……。”候美凤已把那被张文武定住了的白脸弄到车上。
“真的是他们的人吗?”张文武希望真的是他们的人,江湖事江湖了,如果他们的人比警方早到,那些事就不会惊动警方,因为他们也不想经官,他们会把这一切收拾干净。
如果警方比这些混蛋的人先到,那就麻烦了,现场留下太多线索,死了人,警方不会轻易将案子挂起,一定会追查到他们。
张文武启动车子,缓慢行驶着,他得看看后面过来的几辆车是不是那些混蛋的同伙。
“他们停下了,应该是他们一伙的。”候美凤说。
张文武想了一下,车子突然加速,飞快开到前面路口掉头。
他必须确认是不是那些混蛋的同伙来了,如果不是,他得让白脸打电话,这些万万不能疏忽。
谢天谢地,还真是那些混蛋的同伙,他们已在收拾现场了。
“这个混蛋怎么办?”候美凤说。
“审啊,你不想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张文武说。
“还用审吗?肯定是盲肠啊。”候美凤十分肯定的说道。
“那要审过才知道,对了,给林三木话,告诉他们小心,最好不要分散了。”他相信,医院外一定有对方的人在蹲守,否则,他们不可能知道候美凤在自己车上。
深山少年闯都市 夜与人
“好,那些王八蛋的人肯定埋伏在停车场,让他们明天再出来吧,如果他们出来,肯定又会被围攻。”候美凤说。
“随他们便吧,告诉他有这事就行了。”张文武觉得这事正好测一下他们,如果告诉他们有危险还不懂应付的话,这样的人自己也没必要争取。
张文武对那块空地真的情有独钟,他又把车子开到那空地上了。
“把那混蛋提出来。”张文武下了车,仰头看着夜空说。
“你把我当你的小弟啊。”候美凤很不爽道。
“你忘了自己说过的话?看来,你要为李海福报仇也只是一时激愤嘛。”张文武依然看着夜空,夜空晴朗,满天星光,很美,和张文武的心情一点都不相衬,他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唉,怎么总是要让我遇到这种事呢,怎么总是要让看见黑暗呢。”
“别废话了,赶紧解开他的穴吧。”候美凤把白脸扔在地上说。
张文武转过身子,看了一眼白脸,又叹了一口气,在他身上一拍,反哑穴上的绣花针拍出。
“我不想浪费时间,给你机会,自己把知道的说一遍,然后我放你离开。”张文武淡淡的说道。
“呵呵,有种你杀了我。”白脸说。
“杀你?呵呵,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比死可怕得多的事。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审你吗?因为,我在这里审过很多人了,有像你一样的混蛋,有帮会分坛的坛主,听说过十四行吗?十四行港城分坛的坛主是我抓的,也在这里审。嗯,我还在这里审过邦利国际的间谍。他们开始比你硬得多,而且他们实际上也比你硬得多,但最后他们都乖乖的合作了。你觉得,你比他们强?”张文武一点都没吹牛,说的都是实话,不过,白脸不相信。
也难怪他不相信的,每一个人都一样,不知道的事,没接触过的事,就算明明知道是真的,总会找理由否定一下。
白脸虽然打架的身手不错,但他不可能接触到间谍这个层次的事,所以,他觉得张文武在吹牛。
“哼,有种你杀了我。“白脸重复刚才说过的话。
张文武看着他叹了一口气,忽然把手上的绣花针再次插在白脸身上。
“好好享受吧,享受够了叫我。”张文武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室,放下靠背,懒懒的躺在那儿抽烟。
白脸很奇怪,候美凤很奇怪,他这是干嘛呢?什么意思啊……。
一秒,两秒,三秒…白脸忽然发现自己的脖子有点痒,他想挠,可惜,一只手被张文武定住了,另一只手被卸了关节,他挠不了。
他用力的转动脖子,让脖子和衣领摩擦,希望衣领摩擦脖子可以舒服一点。但是,他发现没用,而且他觉得其他地方也开始痒,肩膀,后背,手,脚,下巴,嘴唇。嘴唇痒他有办法,用牙咬,虽然比不上用手挠,但用牙咬也可以稍稍舒服一点。但是耳朵怎么办,头皮怎么办……。他发现,全身都痒得很,痒到入心入肺。
因为他动不了,所以剧痒之下,他开始颤抖,先是肌肉颤抖,然后身子颤抖……。
痛会让人漰溃,痒会令人发疯,白脸快要发疯了,他受不了了……。
“我…我说…我说……。”
日常 生活
“唉,你们这些人总是这样,非得撞南墙了才知道回头。”张文武懒懒的坐车里出来,将隐穴的针拍出,蹲下看着白脸说,“叫什么啊。”
“白脸……。”
要交換嗎?
“靠,我竟然蒙对了?谁让你来的?”
“盲肠哥。”
“知道我是谁吗?”
“张保安。”
“盲肠给你的命令是……。”
“清除李海福最后四个不识趣的手下……。”
“没让你们杀我?”
“他说…他说如果顺手一并解决了,如果不顺手,回头再安排。”
“意思是,早晚要把我给抹了?”
“他很恨你的。”
“恨我?什么原因?”
“因为你,他的计划推迟了一年,如果不是你,去年他就坐正了,而且,不用浪费那么多心神。”
“呵呵,他比镁国老还要无赖,什么事都可以扣到别人头上。”张文武心里的火苗呼呼在长,但他的脸上很平静,转过头对候美凤说,“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没什么问了就送他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