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明克街13號》-第三百四十四章 被選中的人分享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宴会的排场并不大,但规格很高,连服务生都穿着秩序神袍。
这并非意味着帕西奥的爷爷把教会里的人安排到自己家当佣人,而是因为帕西奥的爷爷杰马尔老先生现在还担任着圣安蒂斯高等教会校副校长一职。
当他家里需要办宴会缺人手时,生会干部们马上就能组织起人手过来帮忙。
不是安排,而是自愿。
回帕西奥的父母并不在丁格大区工作,所以家里只有爷爷奶奶。
按照规矩,卡伦等人在帕西奥带领下去见了他的爷爷奶奶,两位老人很慈祥,至少表现得很慈祥,而且他们还很博,对每个年轻人都是鼓励和劝进的话,
走完流程后,接下来喜欢社交的去社交,喜欢品尝美食的去品尝美食,喜欢安静的就找个安静的角落。
卡伦选了个靠窗的位置,斜对面就是乐队,正演奏着舒缓的音乐。
文图拉端来一大盘食物,问道∶”队长,您饿么?
卡伦摇了摇头。”我看队长您中午没怎么吃。椰奶喝多了,不饿。”
白天喝的椰奶不是纯椰汁,而是一种饮料,喝起来不觉得腻,但糖分可能有点高,导致卡伦现在依旧不饿。
”真的不吃么?”文图拉又问了一遍。
地府我开的
”你努力多吃一点,把我的那份也吃回来。”
”好的,队长!”
文图拉选了个靠上菜台的桌子,坐下来专心进食。
卡伦身子斜靠在墙壁上,手里把玩着那枚皮洛导师送给自己的硬币,硬币触感凉凉的,摸起来很舒服。
白天躺在沙滩边,蓝天白云躺椅,晚上再靠在这里,握着一杯冰柠檬水听着音乐,今天,确实是放松得很圆满。包只是因为卡伦一直盯着一个方向出神,让那位正在拉小提琴的女生误以为卡伦一直在盯着自己看,脸羞红了一片。
”我发现你这佃人很喜欢独处,但又不算孤僻。”
穆里在卡伦对面坐了下来,然后扭头看了看那位拉小提琴的女生,
”挡着你了?rdquo;
”没有。”卡伦摇了摇头,换了个姿势,”社交是一种需求,只要是需求都有一个度,这段时间基本都是大家伙在一起,这方面的需求满了,就想珍惜一下独处的机会,因为独处也是一种需求。
”呵呵,那我走?
”你要是没事,就坐吧。””嗯,我没事。
恰好一名侍者经过,穆里打了个响指,从托盘上取下一杯红酒。
”我家在这里也有一栋庄园,风景和帕西奥家差不多,可我家里老人并不喜欢住在这里,所以一直空着,以后你可以带你未婚妻来这里度假,跟我一声就行。
”好的,谢谢,我很喜欢这里,我相信我的未婚妻也会喜欢。
看得出来,呵呵,我去过维恩,去了之后我才知道几百年前的维恩人为什么那么热衷于当海盗,那种阴冷的地方要是不做点暴躁热血的事情,整个人都会被冻僵的。
”的确,维恩的气候确实折磨人。
嘿,卡伦!”卡伦,你在这里!
莱昂和劳雷出现在不远处,显然,他们也是被邀请来参加晚宴的,他们看见了坐在这里的卡伦,一起走了过来。气不过,当他们看见和卡伦面对面坐着聊天的是谁后,两个人的神情瞬间不自然
穆里扭头看向他们,问卡伦∶”你的朋友?
”嗯,是的。”卡伦站起身,介绍道”莱昂,劳雷,我在约克城的朋友。
穆里扭头看向他们,没起身∶何”你好,我是穆里。”你好。”
ldquo;你好。rdquo;
其实,卡伦知道莱昂和劳雷应该是认识穆里的,但很显然,穆里并不认识他们。
虽然都是公子哥,但差距还是很大的毕竟一个是首都圈的一个是省会圈的。
”卡伦,我们去那边和长辈打招呼先走了,待会儿再聊。”劳雷道。
”好的,待会儿聊。
劳雷和莱昂离开了。
穆里抿了一口酒,看都没再看他们。等卡伦坐下来后,穆里笑道∶”我原本以为你这样优秀的人,应该会懒得招呼他们才是。
”他们人是不错的。”
卡伦记得那次开会中途,是他们给自己提供了加餐,然后接下来的会议途中;人基本都去小房间里偷吃东西,莱昂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也没因外面的风言风语和自己生气。
不过,这些并不在穆里的考量范围内。
在穆里看来,身份和天赋,最少得有一样对等才能得到他的尊重。
”看来我得收回我先前的话。””哪句话?””独处和孤僻。”
”其实这是生存。”卡伦喝了口柠檬”价一直跳过了而已。”飞
嗯,我承认,因为家里的关系,我对你的际遇可能会缺乏一些同理心。”穆里晃了晃酒杯,”坐着好无聊,要不我们找个僻静点的椰树林,打一架?”2
打架?”
如果不遇江少陵
”恩”
我想坐在这里听音乐。”卡伦笑道,”你不会一开始过来就是想找我打架的吧?rdquo;
”没有,就是有些无聊了,你不愿意就算了。rdquo;
”还是听听音乐吧,等去轮回谷后;神经又要紧绷了。
也是。”穆里摸了摸口袋,问道,”你身上有烟么?
卡伦将烟盒和火机递给了穆里。穆里拆开,拿出一根,咬在嘴里,燃,道∶”这几天憋死我了,培训基地那破酒店居然连烟都不提供。”
”呵呵。”卡伦笑了,”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好的。”穆里也笑了。
两位队长起身离开了,没有惊动其他人,出门后一直往庄园后方走,寻找到了一处僻静的椰林。
”可惜了,没带武器,对你有影响么?”穆里问道。
”还好,只是打发时间,又不是真的要动手。”
”动手,还是得带着认真才有意思,不是么?”{
穆里脱去了神袍,露出了上半身的肌肉,月光下,清晰可见上面的疤痕。
巴特身上肌肉也很多,但并没有什么
”从小,爷爷就会让家里叔伯单独训练我,我是被揍着长大的。”
”那也是一种爱的体现。”可”呵。”穆里笑了,”你是怎么做到睁着眼胡八道的?”
超級生物兵工廠 玉池真人
卡伦摇了摇头。
穆里提醒道∶”你不脱衣服么?待会儿弄脏了回宴会会失礼。”
”没事,不弄脏就好了。
”可以可以,我很喜欢你这种冷不丁的话方式,你这样的人,如果能把你揍趴下,肯定能给我提供更多的快乐
”来吧。””那我来了。
穆里双腿弯曲,整个人下蹲,身上肌肉瞬间绷紧,其左臂位置出现了一面发光的圆盾,右臂位置则出现了一把慑人的短刀。
在其身后,更是有一道残破的身影”你拥有家族信仰体系?”卡伦疑惑道。
”很久以前是,现在不是了,我的家族早就将一切献给了秩序神教,我身后的影子你看到了么,他是我的先祖,但也是一名虔诚的秩序信徒。
我用的不是家族信仰体系,我用的是术法,不过,需要我的血脉才能激发出来而已。”
卡伦点了点头,他明白了。
本达家的先祖和自己爷爷狄斯是反着来的,前者是带着家族信仰体系融入了秩序神教,而自家爷爷是从神教内剥离出了家族信仰体系。
普洱曾过,如果艾伦家族继续衰落下去,那等待艾伦家族的将是沦为配种猪狗一样的下场。
其实,教会圈子也是一样。
这么多体系,这么多系统,这么多部门,哪里来的?
都是自己研发出来的么?呵,怎么可能,
”嗡!
穆里冲了上来。
卡伦双手摊开,左右两边各有四条秩序锁链出现,将他身体完全架起,穆里冲来时,卡伦快速后撤。
等到穆里再度接近时,卡伦左手一挥片秩序火焰凝聚而出的火墙直接碾向了穆里。
穆里用盾牌强行撞击,周身被一层暗黄色的光泽覆盖,直接撞破了秩序火焰,但随即,他看见自己脚下,自己身前,自己头顶,三道秩序囚笼出现。
ldquo;吼!rdquo;
一声低吼发出,穆里短刀劈破了身前的秩序囚笼,然而,当他身形跳跃出来时,其身体四周,忽然出现了一片惩戒之枪。
”轰!轰!轰!轰!轰!轰!”连续的爆炸声传来,扬起一片尘土。
卡伦目光向下,双手聚合,一层棱镜一样的存在出现在卡伦下方。
卡伦脚下地面塌陷,穆里从下方杀出,他奋力劈砍,砍破了棱镜,可伴随着卡伦身形的后撤,穆里身前的棱镜越来越多。
他能一口气破开七道,那卡伦马上就能贴心地给他补上十道。
接下来很长时间里,穆里都像是一头蛮牛一样,不停地破开卡伦的一个个术法,而卡伦则在控制好距离的基础上,一个一个以前没多少机会用出来的术法都往他身上砸。
穆里想要依靠这种消耗的方式,去耗卡伦的灵性力量储备。
卡伦知道穆里的目的是什么,他不在意,反正就是玩呗。
持续长时间的僵持。
穆里没能等到他想要的结果,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到疑惑,再到不解。
最后到卡伦其他术法都实验了两遍后,摊开手,掌心向下,脚下开始凝聚出地基。
见卡伦连【黑狱城堡】都要召唤出来,穆里直接举起手,盾和短刀直接消失,喊道∶
”我不玩了。”
卡伦挥了挥手,地基消散,两侧一直托举着他身体的秩序锁链收回体内,双脚也终于落回地面。
”我输了。”穆里道。
其实,卡伦也微微有些惊讶,眼前这位队长的实力,尤其是身体内所蕴藏的力量,真的恐怖。
也就是最终选拔时是以幻兽目标为主限制了他的发挥,真要实打实地对战,巴特都不是他对手,不,是全场几乎没几个会是他的对手。
”我知道,你有快速突进贴身的办法,但你没有用。
”是的,我有,但用那个会付出代价,而且伤害不可控,只是大家玩一玩,没必要较真,再了,你是擅长近身战,从你和利文导师交手时我就看得出来,你只用了术法没和我近身战,算来算去,都不保留的基础上,还是你赢了。
”真正的厮杀结果,谁知道呢。伦倒是没什么兴趣去分什么输赢。ldquo;你的灵性力量怎么这么丰厚?我的身体可以储存更多的力量,但和你体内的灵性力量储存比起来,我有点绝望。rdquo;
天生的吧,小时候做梦经常梦到秩序之神的背影。
呵呵,哈哈哈,怎么感觉像是在敷衍我的借口。
”呵呵ldquo;
貞觀憨婿 小說
穆里将神袍穿起来,又伸展了一下身子,感慨道∶”打一架,身体舒服多了,也饿了。”
””我也饿了。”
宴会还没结束,两位队长回到了庄园,卡伦拿着一个盘子取了一些食物坐下来吃得慢条斯理。
大爺
穆里则将自助餐桌上的一大盆主食和两盆菜肴端起,坐到了卡伦对面,拿起一个大勺子往嘴里舀了一口,大口大口地咀嚼。
卡伦笑道∶”你这个吃相,在外面真不好意思认识你。”
”我追求的是身体提升,一般武者的饭量都会很大,因为我们能消化,更能吸收。”
听到这话,卡伦不由得想起了奥菲莉娅,她也很能吃。
”你在想哪个姑娘?”穆里问道,
”有么?”
”那个嘴角弧度,肯定是在想姑娘了,而且不是想你的未婚妻。
”为什么你一个武者,心思要这么细腻?”
那个位置,真不是纯粹靠肌肉的,那个位置,需要观察的人多了,不仅是观察大祭祀,还有其他人。
另外,丁格大心理系,就是我家先辈帮忙建立的。
是么?”卡伦有些意外,”我也对心理感兴趣,以后有机会可以多交流。
”好的,没hellip;咦,你岔开了话题,看来是一个有好感却又不能在一起的姑娘,知道什么叫纯粹的美好么?得不到的才是。”
卡伦拿起冰水,喝了一口,缓缓道;”你爷爷是不是不喜欢你?”
穆里愣住了。
你的家族很显赫,但你在这个家族里面,从小到大的生活,其实一直很压抑,一点都不幸福。
”我这么乐观开朗。””所以你很坚强,没猜错的话,你的不幸福,可能和你母亲有关系,你从小到
应该生活在缺乏母爱的环境下,我猜,是不是因为你母亲的关系,你爷爷对你和对你父亲,都不是很满意?
巧了,我平时也喜欢看些心理的书。rdquo;
”呵,呵呵呵。”穆里笑了起来该死,你这人,我无话可,你得对,我爷爷是一个很严格的人,我必须要做到比同辈更优秀,才能让他真的把我当孙子看待。”
”我记忆中的爷爷,和你的恰恰相反,无舱我想要做什么,他都愿意来帮我实现。rdquo;
”你故意的。rdquo;
”是的。””
”我,你会羡慕我的家世么,比如,我爷爷的身份,我想听真心话。”
”不会。
”一点也没有?”
”没有。”
”你没必要骗我。”
”没骗你,真的。”
”呵呵,可以,你这个朋友,我认了。ldquo;
你误会了。
晚宴将结束时,帕西奥出来最后的感谢语,感谢大家来参加他的生日宴等这些话,让不少人终于记起来∶
哦,原来今天是他的生日.
”大人,人选出来了。
坐在椅子上的老者缓缓睁开了眼,在他面前跪伏着的,是下午那名摄影师,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是秩序神教占卜系统的b级部门主任。
”是谁?
”一位是约克城大区叫文图拉的少年,,父母双亡,爷爷奶奶是约克城大区教务大楼基层文员。
另一位hellip;hellip;”怎么不了?”另一位是hellip;hellip;
”是我的孙子么,看你这么吞吞吐吐竖,rdquo;
”是的,大人,另一位,是您的孙子,穆里少爷。
”嗯。”
”大人,他们两位是根据已知条件推算测验出来的,最适合替换那两位作为载体的人选,不过,属下可以去尝试更换hellip;
你了最适合了,不是么?”
是,但是hellip;”
”都是为了秩序神教, 这是穆里的荣誉,我本达家的荣誉,不准改了。”
回到酒店,洗了澡,卡伦刚躺上床文图拉就又抱着被褥在他卧室门口打起了地铺。
”不,队长,您家里有人的,不担心,现在在外面,房间里就你和我,我不放心。
卡伦只能由他了。
熄灯前,卡伦从神袍口袋里拿出了那张照片,指尖在文图拉模糊的身影上摸了摸。
”文图拉,你觉得你的运气好么?
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呢。”
”哦?”
”没出生前遇到那位爷爷,现在又遇到了队长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