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你好,淚!-六十八、不速之客熱推

你好,淚!
小說推薦你好,淚!你好,泪!
半夜的山里下起了雨,一丝凉意让简宁提了提被子,天已经亮了起来。虽然没有早起的习惯,因为想早点赶去凤凰村,也想避开与小碗相遇,简宁还是准备起床,吃完早饭就继续赶路。
雨后的山里雾还没有散去,沉浸在雾海的山峰,高高低低的,仿若白色绸带在群山上肆意飘摇、抖动,一会在山的腰间穿梭,一会在山的头部舞动,一会又滑动到山脚荡漾。
简宁站在小院里,看着这个让自己舒展身心的人间仙境,想到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一关门,别有洞天,另有风味,可以梦的,可以幻的,让人忘却门外的一切,专注于自己在门外被压抑的世界。
想到缘来吧的来来往往,也许,那些所谓一本正经的人会嘲笑这里藏污纳垢,而痴迷这里的人得到的感情上的慰藉、心灵上的释放,那些门外的人又怎能体会这样的超然洒脱!
简宁爱上了缘来吧,也爱上了这里每一个有故事的人,也正是这些人的岁月桑仓,成就了这里的时光静好,也不知是缘来吧要谢谢这些活灵活现的人,还是这些人要谢谢梦与爱同在的缘来吧!
“小简,昨晚睡的好吗?”流水仿佛从天而降,简宁抬头看去。
一席透明薄纱笼罩在白色柔光缎面上宽松中式现代旗袍,形成洪然一体的朦胧,景泰蓝手工绣花在右肩白纱下若隐若现,左肩一排斜对襟盘花扣典雅玲珑。松散地将长发盘在头颈部,耳鬓两侧飘散着几丝乌黑弯曲的碎发,与之相匹配的是小巧的珍珠耳钉之后同样散落的几丝乌发。
白里透红的圆脸,两弯乌眉如远黛,笑含春意的杏眼,一点红唇嘴角上扬,初生的柔光洒在这样的优美上。一时间简宁停止了眼神和思绪,语言的顿塞,让这样的红唇轻启,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小简!”
“恩,俞姐!”简宁为自己盯的出神感到尴尬。让人痴迷的美是女人特有的武器,既使你并不想认识她,但是她的美总是在吸引着你的眼球,女人看着表面不以为然,心里却嫉妒犯酸,男人则在眼球中不停地打量着以饱眼福,最好能搭讪几句就更是美妙了。
但是美的不长久也被公认,再美的也总有繁花落尽、凋零失色的一天,所以美是需要保养的,不止是外在的保养,更重要的是内在的升华,美的阶梯性也就很是耐人寻味。
“俞姐今天好漂亮!”简宁仰着头情不自禁地夸着二楼的俞姐。
俞姐今天心情似乎格外好,笑吟吟地看着简宁,“都老了,还漂亮个啥?”
“不是啊,俞姐,真的很漂亮!”有了点年纪的女人,依然在精致地打扮着自己,虽然总会说老了,可是哪个女人愿意承认自己老了不漂亮了?既使在年轻女孩子面前,也会在心里暗暗地想,我没你年轻但是比你有韵味。所以无论哪个年纪的女人在被夸奖漂亮时,依然是从真心里开心起来的。
俞姐开心地笑了起来,“一会老王就来了!”原来女为悦己者容,简宁笑着招呼俞姐下来吃饭。“我吃完饭就要进山,估计是见不上老王大哥、媛姐,还有小碗了!”
八仙桌上大壮已经放好了早餐,却没见着人。俞姐和简宁心领神会地对视了一下,坐在桌前闲聊着吃起了饭。“你不等等媛媛回来了?”
“不等了,进村里还有事,你帮我告媛姐一声吧!”
“恩,那好吧,不过你返程时也能见到媛姐和小碗!”
是啊,简宁是避不开缘来吧的,和小碗总是会见面的,该怎样面对小碗的不速之情,简宁似乎是考虑清楚了,但一种特殊的情愫还是在心里意味深长。
“李凡俞!”
简宁正在和俞姐悠闲地吃着饭聊着天,突然一声巨大沙哑的声音冲击耳膜,伴随而来的是缘来吧的木门被“咣”一声撞开了。撞在墙上的木门还没来得及回弹,一双有八厘米长的高跟鞋继续踹着被惊吓的木门。
简宁和俞姐扭着头同时愣在了桌前,这时一个又高又壮,一身黑色西服,一头狮子王一样的头发的胖女人闯了进来。
简宁看着这个闯进来的疯狂女人,顿时目瞪口呆,缘来吧何时也会有这样不入流的客人?还没等简宁反应过来,这个胖女人就冲向了自己旁边坐着的俞姐,“啪”的一声,愣着的两个人终于有了反应。
简宁一把抓住胖女人的手,防止她再伤人,一边厉声质问,“你干嘛?”
“我干嘛?你问问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胖女人还要向俞姐发动袭击,不过毕竟一个大小伙子抓住她,她也不太好动手。
简宁一边抓着胖女人,一边用后背堵住她。此时的俞姐,白嫩的脸上一个红红的五指印,在大力的冲击下差点摔倒,也站了起来,捂着脸,两只杏眼满满溢出泪水。
“俞姐,你,怎么样?”
“她怎么样?她怎么样都活该!”
“你有话说话,别伤人!”简宁看到这个胖女人依然在找机会打俞姐,也顾不上看俞姐,只能一直和这个胖女人推搡着。
“进来呀,赶紧!”胖女人见达不到目的,竟然冲着门口叫了起来。在她的呼喊声中,简宁瞥见两个一样穿着黑西服的男人也冲了进来。
简宁一看事情不妙,也大声喊了起来,“大壮,大壮,赶紧出来!”大壮早上起来做饭太早了,刚躺下想再睡会,听到一个女人的叫唤,正要穿衣服起身出来看看,又听到简宁呼喊,衣服穿了一只袖子就跑了出来,薛大姐也从病床上跑了出来。
“打呀,打这个烂女人!”胖女人竟然指示两个男人来打俞姐,大壮和薛大姐也着急了,赶紧过来站在俞姐前面。也许这两个大男人看到打一个女人实在不好看,迟迟没有动手。
“打呀,你们两个,看不见我被困住了!”胖女人催促两个男人赶紧动手。也许是不忍心对这样一个楚楚动人的女人动手吧,但是又受雇于这个胖女人,两个男人竟然一个跟简宁,一个人大壮,动起了手。
胖女人这下脱手了,乘着四个男人比武的时候,又一次冲向了俞姐,这一次俞姐就没那么幸运了,脸上又结结实实挨了两巴掌,头发也被抓的乱七八糟,虽然薛大姐在一边一直拉拽着胖女人,可是不善于打闹的两个女人,不同程度都被胖女人打伤。
俞姐的脸除了黑青以外,又被抓伤两处,衣服盘扣也被撕扯开裂,一席白纱成了镂纱,绸缎也成了绸丝。薛大姐也没能幸免,白色上身开衫被抓开一只袖子,脖子上也留下了抓痕。
相比之下,简宁和大壮倒是还好,毕竟仇恨是在两个女人之间,西服男只是帮手,所以只要抓住简宁和大壮,让胖女人打过瘾,自己就完成任务了。
虽然四个男人比划了几下,但是都没事。胖女人在一顿撕扯之后,坐在凳子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无力还手的俞姐看着这混乱的一幕,捂着脸拉着衣服向二楼跑去。
“你还跑,你站住!”胖女人又要起身追,可是她确实胖的可以,追了两步就停在楼梯下,估计是实在跑不动了。
大壮和简宁挣脱西服男,赶紧跑去堵在楼梯口,阻止胖女人上去。胖女人也实在是跑不动了,又坐在楼梯口,嘴里不住地喘气,但是也没有停止辱骂,一声声,“骚货、贱货、小三,老不要脸”。
简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大姐,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了,有事说事,行吗?”胖女人看着一脸文静书生的简宁,歪起头,“我的事你能解决了?”
“那你也不能跟个,”简宁也想回顶几句,可是骂人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最后只能蹦出两个字“泼妇”。
一听到有人骂自己,胖女人顿时大哭了起来,伴随着天呀、地呀的呼喊着,“你知道什么!我想泼妇吗?不是这个贱女人天天缠着我们家老王,老王能三天两头往出跑!”
简宁顿时明白了,小碗的猜测是对的,应该是老王大哥的原配来了。这样的话,简宁确实不太好说了,毕竟小三还是被社会唾弃的,既使原配再怎么撒泼,再怎么疯狂,被社会诟病的还是第三者,而恰恰俞姐就是。
“你跟老王大哥回家说不行么,这是公共场合!”尽管简宁觉得不太好替俞姐说话,可是本着保护俞姐的态度,简宁还是打算劝劝这个胖女人。
“就这地方也算公共场合!噢,也对,就是个公交车么,谁也可以上!”胖女人一口污言秽语。
大壮听着也忍不住了,“你说什么,赶紧滚出去!”大壮指着大门冲着胖女人大喊了起来。
“怎么,被说中了,难道不是?藏污纳垢的地方,我早听说了,专门收留不正当男女关系!你等着,等我回去就报警,查封了你们着妓院淫楼!”
“你说什么,赶紧滚蛋!”大壮气更大了,冲着胖女人就要伸手。两个西服男赶紧过来保护他们的雇主,薛大姐也拉住了大壮。
“大姐,你能不要随便污蔑,不管是人还是地方,你信口开河,肆意诽谤,也是犯罪的,警察也可以抓你!”
“抓我?那你叫警察,我看看是抓我,还是抓小三,抓流氓!”叫嚣的胖女人就这样在从大厅骂到院子里,不善于与人争执的三个人无可奈何地立在大厅,守着楼梯,防止胖女人再上去找俞姐的茬。
“怎么了?”在胖女人争吵的时候,媛姐带着小碗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惊奇地看着一院子奇怪的人。
“怎么了,小简?”媛姐冲着简宁问了起来。简宁还没来得及回答,胖女人又开始了,“关你屁事,你哪来的?”
一听这么不友好的语言,媛姐也有些生气,“你哪来的?这是我的地盘,我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我真的只是村长 葫芦村人
“哦,你就是老板!我还就是有话跟你说!”
特殊能力抽獎系統 小說
“我不想听你说,请你出去!”媛姐生气的样子,简宁还是第一次见。
“你不是开门做生意吗?我有的是钱,我要住店!”胖女人看到媛姐的不客气,开始耍无赖起来。
“不做你的生意,出去!大壮,赶出她去!”
“好嘞!”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大壮捋起袖子,冲着胖女人走了过去,西服男见状也赶紧凑过来保护胖女人,简宁生怕又打起来,也和大壮并排站在了一起。
“我告诉你,这是我们的地盘,我现在就能强制赶你出去!”得到媛姐的许可,大壮冲着胖女人大声喊道。
“你现在是私闯民宅,你要再不出去,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简宁也在一边帮着大壮怒斥了起来。
胖女人看到再闹下去也达不到自己的目的,“好,我可以走,你把李凡俞叫下来!”听到这个名字其实大家都有些陌生,但是结合刚下的场景,加上带着俞字,大家猜到应该是叫俞姐。
“这个我们就管不了了,人身自由,我们控制不了!”媛姐在一边义正言辞地说到。
“那你俩起来让我上去!”胖女人说着又要向楼上冲,简宁和大壮死死守着楼梯口就是不让她上去。
“你听清楚没有,我再说一次,这是我的地盘,我不让你进去,你赶紧走!”媛姐眼睛死盯着胖女人,坚定没有一点含糊。
胖女人的狂躁劲也泄了一半。这时缘来吧的电话响了起来,大家一直看着胖女人,却没注意到小碗早就站在吧台里了。
“喂,找哪位?”小碗接起了电话。
“嗯,是老王大哥呀,你的家属正在我们缘来吧打砸抢烧,你要不要过来看一下,顺便算一下损失,看看赔偿我们多少!”小碗停顿了,眉头皱了皱,“哦,是这样啊,那你要不要她听电话?不用了?那我转告吧!”
胖女人冲到电话前正要抢电话,小碗啪地压了电话。一双单眼皮犀利的眼神,胖女人就这样被一个20岁的女孩子盯着,面无表情地说,“老王说让你回家去办离婚!这里所有的损失全部从你的财产里扣除!”
搜神記
“什么,离婚!”胖女人一脸的疑惑,“你这里有什么损失?”
“现在是没有,不过我可以在警察来之前,摔一些、砸一些,也可以烧一些,反正老王大哥已经答应赔偿,你不赔,我们就找他,而且,以你今天的行为,赔多少还不都是我们说了算!老王大哥是不会计较的!”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你等着!”胖女人眼看要伸手抓小碗,幸亏媛姐一把护住了小碗。
小碗似乎没觉得危险,还冲着胖女人大喊,“你打我呀,你敢动我,我就给老王大哥打电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还有你们两个”
说着,小碗又冲西服男喊了起来,“我可告诉你俩,老王大哥说了,再跟着她胡闹,回去你俩就失业,不信你俩看着!也不知道是挣着谁的钱,跟谁对着干!”也不知道是小碗的话吓唬住了西服男,还是胖女人醒悟过来了,两个西服男在胖女人耳边嘀咕几句竟然转身要走。胖女人回过头冲着二楼大喊,“你等着,李凡俞!没你好果子吃!”
好不容易三个闹事的人走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媛姐赶紧过来看薛大姐的伤,抓痕不是很严重,但是也留下了红印。
“一会我帮你擦药!”媛姐安慰着薛大姐,突然想起了小碗,“老王怎么这么巧就打来电话了?”媛姐奇怪地问着。
大家都看向了小碗,只见小碗咯咯地笑个不停。媛姐拿过电话一查来电记录,也跟着笑了起来。简宁、大壮、薛大姐也凑了过来,一看,原来是小碗的手机号。一番折腾后,大家都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