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txt-第936章岳父殺手駱時秋分享

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從笑傲江湖開始橫推武道从笑傲江湖开始横推武道
“好像的确不怎么公平!”
田昊有些心动,而且也想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看山寨出来的完整版剑刃风暴特效。
“把火麟剑拿过来!”
想到就做,田昊示意拿火麟剑来,同时以无始帝钟异象再次调动军阵汇聚而来的天地之力,汇聚的量比之前塑造冰层的还要夸张。
很快那把用淬火圣剑剑尖打造的山寨版火麟剑被送来,握于手中,汇聚来的天地之力灌输进去,以火麟剑中的地火之力为枢纽转化为火焰力量。
紧接着一尊虚幻的异象显现,火焰力量填充进去,将之快速充实,化为一尊庞然大物。
“麒麟异象,终于有麒麟异象了!”
独孤漠和独孤涧父子两激动地热泪盈眶,作为麒麟家族的一员,他们自然对麒麟的形象不陌生。
甚至家族图腾便是麒麟,他们最渴望便是能够拥有麒麟异象作为传承,让麒麟家族变得名副其实,而现在那位终于塑造出麒麟异象了。
没错,这正是麒麟异象。
田昊早就承诺过会给麒麟家族弄一个麒麟异象的传承,只是这方面没有足够的根基,单凭自身想象很难捣鼓出来。
到现在也只是观想出一个虚影,但哪怕是虚影也的确是异象,是武道意志升华后的产物。
有着火麟剑的加持,火麒麟变得更加凝实,并扩大身形。
“吼!”
当扩展到十丈高下后,火麒麟发出一声无声的咆哮,进而对军阵汇聚来的天地之力狂猛吞噬转化为地火之力。
“射!”
感受到转化的地火之力已经达到麒麟异象所能操控的极限,田昊一声令下,火麒麟狰狞的大口大张,嘴炮轰出,化为一道火柱射向下方的忘川湖湖水。
地火之力在水下爆发,将冰冷的湖水快速蒸腾,化为巨量的水蒸气上升。
“他又要做什么?”
正在暴打准女婿的幽帝一惊,心生疑惑,不过发现那火柱并非在针对自己这边便暂时压下惊疑,并加强了攻势,准备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
“还没好吗?”
瞅着被压着打的儿子,骆天成急了。
别真让亲家将儿子给打死在下面。
“起效有点慢,得耐心等待!”
瞅着天空中慢慢增厚的云层,田昊示意要有耐心。
同时操控着火麒麟异象继续吞噬军阵汇聚来的天地之力,以内中的火麟剑转化为地火之力维持嘴炮。
虽然他的确有办法塑造雷云,但想要瞬间塑造出来不现实,得遵守质能守恒的慢慢来。
就如同某火影中的晴天助,还不是被亲爱的欧尼酱以水遁太平洋之术虐了半天才完成准备工作的。
其实塑造雷云真的不难,哪怕前世的科技时代也能做到,就是得不偿失,太耗费能量了。
但在这个世界却存在着天地之力这种奇妙能量可以作为能量源,用起来相当方便。
这个“差生”不太Low
随着地火之力不断蒸发出巨量的水蒸气,化为上升的热气流,而后与天空中的多云碰撞,两者带着截然相反的正负电荷,最后化为闪电在不断加厚的云层中肆虐,闷雷滚滚。
“轰隆隆……”
“好机会!”
正被老岳父压着虐的骆时秋听到上方传来的雷鸣声大喜,赶忙将麒麟金雷灌输入晶金护腕,按照师叔所传法门转化为电磁场引雷。
在雷云中肆虐的雷电之力感应到下方的牵引,好似寻找到了一个宣泄口,瞬间便有一道炽白的电光落下。
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接连不断。
重生之寵你不
有着雷电之力的加持,骆时秋的剑刃风暴特效和威势暴增,为每一道剑气都加持上炽白的电光特效。
雷电之力对于已经突破至真元境的幽帝而言并不算太大的威胁,但却也存在一个极限,一旦数量达到某个层次,照样得跪。
“你们不讲武德!”
幽帝气得大骂,现在他终于反应过来,那一道火柱是用来制造雷云的,虽然不知道是怎样的奥妙,但必然脱不了干系。
现在那小子有雷电之力加持,战斗力提升了一整个层次,让他都难以招架。
再次被轰的后退了数步,幽帝气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但倔脾气也上来了。
“本王不信你能一直坚持下去!”
怒吼一声,幽帝并没有退避,选择硬杠。
他幽帝的心中没有逃避那个概念!
然后……
连续扛了上百道雷电剑气后,幽帝跪了,手中山寨版雪饮狂刀被轰飞出去,进而被下一道雷电剑气刺穿心口,砸中后方玄冰棺,棺盖破碎,正好砸在里面,冰棺都被砸倒。
之前特意为女婿打造的冰棺,没想到为自己给用上了。
火星引力 小说
人生就是这么的充满戏剧性!
“父王!”
早就察觉到不妙的祭月终于赶到,但却晚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那登徒子刺穿身躯,砸入后方冰棺。
“父王!”
纵身上前,看着半个胸口都没了的父王,祭月悲呼。
“阿月,父王败了!”
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幽帝挣扎着呢喃自语,他没想到自己会被击败,人生的第一次失败是在一个小辈手中,没想到第二次还是败于一个小辈手中。
他的时代真的已经过去了吗?
就这样,带着满心的不甘和不舍,幽帝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这也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我恨你!”
猛然扭头看向走来的骆时秋,祭月愤恨欲狂,她定要为父王报仇雪恨,不惜一切代价。
“不是签了生死状的吗?”
走来的骆时秋挠了挠头,之前明明签了生死状,生死各安天命,怎么就恨上了呢!
女人都这么不讲规矩的吗?
“让开让开!”
神藏 打眼
一尊魁梧的身影忽然冲来,一把将满心愤恨泪流满面的祭月推开,正是田昊田莽夫。
“小漠,快将求凰猪扛过来!”
都不用精神念力扫描,打眼一看就知道伤势有多重了,田昊向后边的便宜弟子吼道。
“终于能拿你的耳朵下酒了!”
扛着那头大白猪的独孤漠嘿笑着快步奔行,同时一巴掌拍在猪头上,让其无痛苦的安乐逝去。
“你们做什么?”
方才反应过来的祭月大怒。
我父王都死了,你们还亵渎他的尸体,还有没有点人性?
“月儿不用动怒,你父王还没死,还有得救,老夫保证还你一个活生生的父王!”
骆天成笑呵呵的上前开口保证道,有师弟出马,死人也能给救活过来,更别说才断气没多久的幽帝了。
——————
(骆时秋:哇哈哈哈……本少终于完成获得岳父杀手的称号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