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天龍秘史討論-204.靈州大戰(三)看書

天龍秘史
小說推薦天龍秘史天龙秘史
玄空坐回马背,也将嵬名谟丢给亲卫。刘昌祚拱手言道:“感谢国师搭救之恩!”玄空摆了摆手,说道:“大帅,你瞧当下战局如何?”
刘昌祚惊魂略定,张目凝望三军。半晌后,他点了点头,脸上露出喜色,对玄空道:“禀国师,我军顶住了敌人最凶的一波冲杀,剩下就看两军鏖战。敌人气势回落,我军士气回升,下官以为,不久敌人就将撤回城中。”
玄空点了点头,又听刘昌祚道:“敌人的骑兵好比尖刀,全凭一个“锐”字。几轮冲杀之后,骑兵阵列已散,锐气已尽。而我军排兵布阵应战,好比盾牌,只要磨尽敌军锐气,将士们的信心也会越来越强。方才国师力擒敌军高手,军心大振,您瞧周围的将士个个英勇无畏。”刘昌祚分析战局之时,又拍了个小小的马屁。
玄空听他分析条条有理,瞧他指挥若定,心中暗暗赞许。稍作迟疑,又问道:“大帅,可曾看见我那三个弟子?”
刘昌祚一怔,说道:“哎呀,下官疏忽,确实没注意到!”
玄空一想战况如此激烈,主帅不可能关心几个和尚的安危,也不再问,心想只好等打完了仗,再找三人。
刘昌祚继续督战,又吩咐鼓手雷鼓,号手吹角。一会儿时间,西夏人果真鸣金退兵,骑兵如海水退潮,渐渐撤回西面。刘昌祚命令宋军骑兵上前掩杀,但不可追到灵州城前五里。
玄空眼见宋军击退强敌,将士得以保全性命,人人面带喜悦,心中便想:“我救刘昌祚一命,也算功德一件,总算没辜负玄苦师兄嘱托。但愿慧竹三人善有善果,也能安然无恙。”
刘昌祚发号施令,命人清理战场,让众将整队,各厢各军各营清点人数,统计伤亡。他又命盾甲营殿后,以防敌军反扑回来。经他部署之后,数十万人有序朝大营行进。
路上,玄空说道:“这一战打完,大帅有何打算?” 刘昌祚摇了摇头,道:“下官位卑言轻,须得与种经略商议。这数十万人调动不易,哪怕退军也非一两日就能定夺下来。”玄空目光看着远方,道:“这仗不好打,朝中有人通敌!” 刘昌祚大惊,言道:“国师此言当真?这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玄空道:“我昨夜一入灵州城就中了埋伏,敌人派遣了十个高手,在演武堂守株待兔。适才刺杀大帅的那个西夏人嵬名谟就是其一。”刘昌祚眼神一眯,道:“竟有此事?”玄空续道:“这些人中就有燕王赵无忧的谋臣,那姓司马的。”
刘昌祚神色一变,口中支吾道:“这…这…”刘昌祚极少与燕王打交道,更不知燕王手下那些门人客卿,但想玄空绝不至于无缘无故诬陷燕王。可燕王位高权重,他也着实不愿招惹此人,沉吟了半晌,不知该说什么。
玄空道:“此事我会查的明白,待水落石出,自会上奏给皇上。” 刘昌祚道:“倘若国师能找到真凭实据,下官当与国师联名上奏。”玄空答应了一声,心中开始寻思如何才能把司马军师擒住。
没过多久,大军行入营寨。刘昌祚与种谔二人商议军事。玄空担忧慧竹三人,急匆匆赶到几人住的帐篷,掀帘而入,就只见到慧竹、虚清二人。他心中一紧,问道:“虚方呢?” 虚清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说起话语无伦次。慧竹也热泪盈眶,哽咽地道:“师父!师父!虚方被人杀了。”
扔垃圾
玄空心下后悔,道:“这里太过凶险,为师悔不该带你三人来此,唉!”但见二人灰头土脸,一身血迹,哭的实在伤心,又宽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们也不必太伤神,便将虚方好好安葬了吧。”
慧竹道:“弟子和虚清已经把虚方超度了。”玄空默默点头。慧竹道:“师父,弟子……弟子今日犯了杀戒,弟子杀人了……,呜呜呜!”虚清哭哭啼啼跟着道:“弟子也犯了杀戒……”
玄空叹了口气,道:“战场上,你不杀人,人就杀你,难道佛家弟子就要伸出头颅等着旁人来砍?你们也不必执着。”
慧竹抽泣着道:“宋人夏人相互砍杀,那骑兵要杀弟子,却被我打死,弟子不明白,究竟谁对谁错?求师父指点迷津。”玄空一怔,一时答不上来。心想着自己纵横江湖半生,看过了太多厮杀,却也没弄懂其中对错。
又听慧竹道:“弟子常闻世尊割肉为鹰,舍身饲虎,又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那么我佛门弟子上了战场,是否该甘心就死,度化敌人?”
菊影忍者
玄空沉吟一阵,心想这不过是因果报应,何来对错?燕王不挑唆,宋帝不攻夏,也没有这场大战。燕王为何挑唆,宋帝为何兴兵又是另一番因果,谁又能说的清。他摇了摇头,反问道:“你甘心被那西夏人杀,能渡化的了他吗?他只会哈哈一笑,再杀旁人。”
今夜、命偷欢奉。
慧竹道:“弟子佛法低微,尚不能渡己,更不能渡人。”玄空道:“不错!他杀了你,还要再造杀戮,说不定就要杀你师侄虚清。但你杀了他,他便不能再杀旁人,而你又不会主动去杀旁人。所以你杀他不算错。”
慧竹瞪大着眼睛,问道:“师父是说弟子杀他是对的吗?”玄空自觉难以自圆其说,想了想,便道:“慧竹,你太执着了,何必迷幻于对错而执于相。须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慧竹懵懵懂懂,但觉的师父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玄空又道:“佛门弟子习武,既为强身健体,也为护法伏魔。对方恶念深重,你劝戒不了,就只能诉诸于武力。你武功足够高,也不用取人性命,只要点了他的穴位,他就只能听你摆布。”
慧竹道:“师父说的是,弟子今后要好好练武。”心中又想,难怪师父练了一身如此高强的武艺。
校长的讲话
BEFORE THE RAINBOW
玄空道:“等回到少林,我再传你一套雪山掌法。”只见慧竹点头,抹了抹眼泪,由从身后拿起天魔脊,道:“师父,此物太为凶狠,弟子不敢再用,请您收好!”玄空收好天魔脊。三人洗洗涮涮,早早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