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討論-第四百五十七章 棒梗vs戰鬥雞(五千大章,求月票)

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
小說推薦重生過去從四合院開始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
该说不说,三大爷治家还是相当严谨的。
转眼间,众人一声没吭,就把屋子给腾出来了。
“小杜,你坐,我给你倒杯茶。”三大爷一边招呼,一边拿杯子和茶叶。
杜飞眼尖,瞧见三大爷下意识拿了一个铁皮茶叶罐,都快打开了,又猛回过神,忙又换了一个罐子,掐了一捏茶叶放到杯子里。
杜飞估计,前边那茶叶罐子里,装的就算不是高碎也是特别劣质的茶叶。
三大爷以文人自居,又是从南方迁过来的,对喝茶是很讲究的。
不过真正的好茶,他哪肯轻易拿出来。
三大爷端着茶杯回来,嘿嘿道:“家里没什么好茶,过年那会儿校长给了二两龙井,说是他儿子在浙江当兵,给带回来的,你尝尝。”
杜飞笑道:“嚯~西湖龙井,那可是好茶!今儿我可借您光了。”
三大爷倒水沏茶,虽然茶具就是俩杯子,但该由的步骤都有。
末了杜飞喝了一口,却没喝出什么。
但花花轿子人抬人,这时候当然要赞一声“好茶”。
随后杜飞放下茶杯,又说:“三大爷,你们学校领导挺重视您呀!这么好的茶叶,一般人~肯定没有。”
三大爷矜持着,也不免有些得意,摆摆手道:“就是人家校长看我是个老同志。”
客套一番之后,三大爷心里有事儿,也没拐弯抹角下去,咳了一声道:“小杜啊~不瞒你说,是这么个事儿~我们学校有一位魏老师,前段时间由于家里的原因,调回到老家了……”
死亡告白倒计时
杜飞一听,这魏老师不就是之前王文明假扮那个嘛!
看来有关部门为了保密,并没有公布他的真实情况。
杜飞没想到,发现这个潜伏的王文明,还会产生这样旳微妙影响。
三大爷继续道:“魏老师原先还兼着我们学校的工会主席,他这一走……”
杜飞顿时明白,闹了半天三大爷是盯上了这个工会主席的职务。
工会主席本身没什么实权,但每个月的职务津贴却是实打实的。
三大爷当老师,本身工资不高,家里又人口多。
要能当上工会主席,一个月能多拿三块钱,可差不少呢!
不过杜飞看他这纠结的样子,估计希望不大。
杜飞笑道:“这是好事儿呀!以您这些年的资历,当个工会主席肯定绰绰有余呀!”说着又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再加上您跟校长这关系,难道还有什么问题?”
三大爷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
刚才借着茶叶,跟杜飞尬吹跟校长关系不错。
但就他这抠门性子,一分钱能掰两半算计。
他这种人,一次两次瞧不出来,但时间长了谁不知道他的人性。
人家校长能瞧得上他才怪。
三大爷连忙自個找补,干笑道:“校长那边虽然跟我关系不错,但这个~学校干部任用,也不是一言堂。而且学校还有别的人选,能力资历也都很强,我这……”
说到这里,三大爷又是摇头,又是嘬牙花子,一脸的为难。
无限突破
杜飞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您刚才问我认不认识教育口的,这是打算上下走动走动?”
三大爷脸一红,点头“哎”了一声。
在杜飞一个小辈儿跟前说这些,让他十分不自在。
但关系到每个月三块钱的收入,他也只能耐着性子忍着。
杜飞则在脑中快速搜寻,是否有能够到的关系。
他自个肯定没直接跟教育局的人打过交道,但硬要办这事儿,也不是不行。
通过朱婷肯定能找到关系,再不济还有陈方石那老梆子。
能在燕大混成教授,还是院系的主任,在教育口上,不说是横晃,这点事儿肯定难不住。
但问题是,为了三大爷,值不值得去麻烦朱婷或者陈方石?
最主要,三大爷这点破事儿,实在拿不到台面上。
一个月三块钱的事儿,一年才三十六块钱~
真要找陈方石,那老货非得笑死不可。
杜飞沉默不语。
三大爷则屏住呼吸,心里有些紧张。
却见杜飞这样,顿时心头一沉,试探道:“小杜,有困难?”
杜飞好整以暇道:“三大爷,您看咱们这些年的街坊,我也不拿话甜唬您,就您这事儿吧~的确很不好办。”
三大爷急忙道:“这~这不能吧!就一个工会主席,根本没什么要紧的,怎么会……”
杜飞似笑非笑,打断道:“三大爷,问题就在这个职务没什么要紧的。”
三大爷一愣,有些不明白了。
杜飞道:“其实你这事儿不难办,我也能想法子帮您疏通,但问题是您这边能付出什么?你自个说,要找关系,我这肯定不能占您的好处,可是~请客吃饭,上门送礼……这哪样少得了?您总不能指望我往里搭吧。”
三大爷听着,连忙道:“那不能~那不能~”
幽篁吟
杜飞摇头笑道:“能不能的……您说您,就为那一个月三块钱的津贴,一年三十六块钱,能掏出多少来?”
三大爷一双小母狗眼眨巴眨巴,脑子里飞快算账。
心里也是一阵泄气。
照他的想法,这个事儿最多拿出十块钱来运作,再多就不划算了。
但显然,听杜飞口气,别说十块钱,就是三十块钱都未必能成。
杜飞又道:“还有,您说一个工会主席,我说话您别不爱听,真有点上不了台面。您要真是有希望当你们学校校长,我跟您说……一分钱不用花,也有得是人愿意帮忙。”
三大爷一愣,这是什么逻辑?
“您还别不信!”杜飞继续道:“校长是学校一把手,手里握着实权,要没特殊情况,大伙儿都乐意结个善缘。这年月~谁求不找谁呀!您说是不是?可您就一工会主席,以后有什么事儿,您能说得上话?”
三大爷不由得咽了口吐沫。
之前就顾盯着每个月三块钱的津贴了。
杜飞说这些情况,他根本没想过。
居然求一个无关紧要的职位,心甘情愿花钱也求之不得。
反而想当校长,一分钱不用花,就有人乐意帮忙。
这是什么逻辑?
可听杜飞说完,为什么觉着好有道理!
在这一瞬间,杜飞差一点儿点燃三大爷的野心。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凭什么他老张当得校长,我老闫当不得?
但下一刻,三大爷瞥了一眼里屋,瞬间就泄气了。
他赌不起,一大家子,天天睁开眼睛,十来张嘴等着吃喝。
老大媳妇马上又要生了,到时候又得加一张嘴。
三大爷根本没有一点抗风险的能力。
真像杜飞说的,去争校长的位置,成了万事大吉。
可万一要是不成,以后穿小鞋就能把他难为死,弄不好再把工作丢了,他们家就全完了!
想到这种后果,三大爷不由打个哆嗦,那点心思瞬间就破灭了。
咧咧嘴,干笑道:“那个~那个~小杜,那你说,这该咋办呀?”
杜飞正色道:“三大爷,这事儿我可不好说,还得您自个拿主意。反正掏心窝子的话我都跟您说了,怎么决定,还得看您。要是您豁出去了,就想当这工会主席,那我肯定帮忙,但这代价,肯定不小。要是别的……那咱爷俩再从长计议。”
三大爷咽口吐沫道:“那我~我考虑考虑。”
杜飞一笑:“那成,我先回了,您歇着。”
说着杜飞起身,三大爷跟着把他送出去。
都市神眼仙尊 夜雨寄北
等再回来,三大妈、于丽、闫解放都从里屋出来。
三大妈知道怎么回事,连忙问道:“老头子,小杜怎么说?”
三代叹口气摇摇头。
闫解放在旁边撇撇嘴道:“看看我说什么来着~他压根就不愿意给咱家帮忙……”
话没说完,就被三大爷狠狠瞪了一眼,呵斥道:“你给我闭嘴!”
闫解放讨个没趣儿,往后缩了缩。
于丽趁机插嘴道:“爸~您倒是说说,究竟怎么回事儿呀?”
三大妈也是一脸疑问。
三大爷叹道:“嗐~咱这点儿事儿太小,人家觉着不值当呗……”
随后就把刚才杜飞说的,跟几个人大致复述一遍。
闫解放听了,仍是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在他看来这都是杜飞的借口。
于丽则连连点头。
她跟闫解成这个小家,实打实在杜飞身上拿到了好处。
正眼巴巴等着李副厂长给分房子。
说句不好听的,现在就是杜飞放个屁,他俩都能从里边闻出炖肉的香味儿。
只有三大妈还算中立客观,想了想道:“老头子,小杜说这也不是没道理,那你心里是咋想的?”
三大爷啧吧啧吧嘴,一双小母狗眼儿滴溜溜乱转。
三大妈搁边上等的直着急。
过了半晌,三大爷才吐出一口气:“这个事儿~咱不找小杜了,不划算。不过,刚才小杜说那番话倒是提醒我了。”
三大妈道:“你啥意思?别搁那卖关子。”
三大爷嘿嘿道:“刚才小杜有句话,我觉着说的特别有道理。当个无关紧要的工会主席,认可花钱求人,也没人乐意搭理。可如果能当上一个实权的校长,不用多花一分钱,也有人乐意帮忙。”
几人一听这话,顿时全都愣了。
闫解放瞪着眼睛,脱口道:“爸~你想当校长!”
三大妈一瞪眼,呵斥道:“你小点声!”转又看向三大爷:“老头子,你可别听小杜几句撺掇就冲动啊!校长是那么好当的吗?咱甭说旁的,就你们学校,张校长还有那李副校长,哪个不是在上边有根有派的?咱们凭什么呀!”
三大爷却摆摆手道:“嗐~我当什么校长我。”
三大妈诧异道:“那你刚才……”
三大爷道:“我说的是那个理儿!杜飞是往大了说,但咱可以往小了听啊。”
三大妈跟于丽立刻听出了几分门道。
闫解成稍微慢了半拍,但也很快反应过来。
三大爷则愈发胸有成竹:“老话说,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要不说人家杜飞年纪轻轻的,就能在外边吃得开呢!”
三大妈忙问道:“老头子,这事儿你到底准备咋办?”
三大爷道:“杜飞说的没错,工会主席这个职位没权没利的,谁也不乐意给咱帮忙,但如果换个别的位置,那就不一样了。”
三大妈皱眉道:“你到底啥意思?”
三大爷道:“我们学校后勤的老刘去年得了肺病,到现在还在泡病号。李副校长一直想把副主任扶正,却被老张压着……”
平时三大爷回来,没少说他们学校的事儿。
三大妈如数家珍,立刻反应过来:“后勤那头一直是李副校长的,难道这回张校长想拿过来?”
三大爷撇撇嘴道:“学校那点油水,后勤得占一半,谁不想拿到手里。”
于丽插嘴道:“爸~那您是想争一争后勤主任?”
三大爷抿着嘴点点头:“就像杜飞说的,后勤这头权力不小,现在学校里论资历、论级别,能坐这个位置的人不多,我算是一个。过去我不想争,觉着争不上,还得罪人,但现在……”
说到这里,三大爷信心满满:“想想过年那会儿,张校长为什么没由来给了我二两茶叶?这就是在暗示啊!可惜我这榆木脑袋,要不是杜飞今儿这一番话,到现在还没想明白。”
闫解放不由咽口吐沫,激动道:“爸~您是说,张校长早就想拉拢您争这个后勤主任?”
三大爷沉吟道:“拉拢是真,至于是不是争后勤主任,还得看咱表现……”
在另一头,杜飞回到后院。
没太把三大爷的事儿放在心上。
刚才他已经说的很直白,三大爷这点事儿不值当管。
至于说,让三大爷争校长,就像闫解放说的,纯粹就是托词。
拉高目标,难度随之增大,三大爷那边自个就打退堂鼓了,也不用杜飞拒绝,更不用得罪人。
杜飞停好展现出,习惯性的上鸡窝里去摸鸡蛋。
但这一摸不要紧,竟然只摸到了一只鸡!
杜飞“咦”了一声,立刻蹲下去往鸡窝里看。
鸡窝里两只下蛋的老母鸡,果然就剩一只了。
难道让棒梗这货监给守自盗了?
不应该呀!
不说棒梗表现多好,他们家现在的生活水平,实在也犯不上偷鸡。
真要馋了,让他妈上市场买一只就是了。
除非脑子抽抽了,才会来偷杜飞的老母鸡。
杜飞皱了皱眉,倒也没急三火四的去质问。
先回家把炉子点上,又洗了洗手,才不慌不忙,上中院去。
“秦姐~”
杜飞敲门,叫了一声。
里边棒梗应了一声,跟着开门叫了一声“杜叔儿”。
杜飞看见棒梗,顿时愣了一下,差点没笑出来。
此时棒梗的确有些滑稽,脸上一道子一道子的。
“嚯~棒梗,你这是咋啦?跟女孩儿打架啦?让人给挠的?”
棒梗苦着脸道:“杜叔儿,您说啥呢!谁给女孩打架了!”
杜飞笑道:“那你这一脸伤……”
这时候,秦淮茹听到说话,也从里屋出来,白了杜飞一眼,嗔道:“棒梗都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
杜飞一边进屋一边又问,究竟怎么回事。
却见屋里地上有一只老母鸡,被绑上了双脚。
秦淮茹也瞥了一眼那只鸡,哼了一声道:“今儿棒梗去喂鸡,不知道咋回事儿,这俩老母鸡就打起来了……”
杜飞仔细一看,老母鸡身上真有不少伤口,应该是互相啄出血了。
秦淮茹接着道:“棒梗怕它俩咬坏了,就给拿出来一只,结果……就这样了。”
九 極 戰神
杜飞看着棒梗那倒霉模样,又忍不住笑出声:“我说爷们儿,你这也不行呀!过去形容文弱书生,都说手无缚鸡之力,你这是彻底要转型好好学习了?”
棒梗委屈的扁扁嘴,郁闷道:“我~我哪知道,这老母鸡力气这么大呀!上次……明明一抓就抓出来了。”
杜飞知道他是指许大茂他们家的鸡。
心说那能一样嘛~我这可是经过改造的‘战斗鸡’!
不过鸡找着了,杜飞也挺高兴,笑着道:“行啦~我给你算工伤,回头奖励你俩鸡蛋。”
棒梗一听,眼睛一亮。
虽然他家现在不缺这俩鸡蛋了,但杜飞的奖励却让他获得了认同感,至少今儿下午勇斗老母鸡没白受伤。
随即又担心道:“杜叔儿,你说是不是鸡窝太小了?两只鸡打的可凶了。”
杜飞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原先没养过鸡,不由得看向秦淮茹这个自称的养鸡专家。
秦淮茹迟疑道:“是不是天气暖和了,老母鸡要抱窝?可这也不对呀!咱院没公鸡,公鸡没压过,也没法抱窝呀?”
杜飞眨巴眨巴眼睛,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子午卯酉来。
只能提着这只鸡,回到后院放鸡窝里,先看看什么情况。
秦淮茹和棒梗也跟过来看。
结果,老母鸡放回去,居然十分乖巧,根本没有要打架的意思。
反而“叽叽咕咕”的凑到一起。
棒梗顿时叫起来:“哎~这不对呀!下午,下午它俩……”
杜飞倒是没怀疑他撒谎,老母鸡身上还带着伤。
不过,究竟因为什么,倒是有些蹊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