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大明第一臣 青史盡成灰-第四百六十三章 朱元璋的決斷鑒賞

大明第一臣
小說推薦大明第一臣大明第一臣
“下旨,令参政朱升,新任户部尚书杨宪,兵部尚书汪广洋,税务部尚书胡惟庸,即刻北上济宁。”
“下旨朱亮祖,出屯湖州,调胡大海即刻北上。”
“下旨越王方国珍,令他率领水师,巡弋沿海,但不许主动袭扰张士诚所部,如,如遇试探,果断予以还击!”
“下旨杭州周德兴,要他严加戒备,防御张士诚和陈友定可能的攻击。”
“告诉应天的粮食银行,筹措一笔军饷,数额暂定八百万贯宝钞。”
“下旨御史台和度支局,立刻清查各地粮食仓库,确保数额充足,随时准备起运。”
“再告诉长江水师,所有舟船,准备好运输粮饷辎重。尤其是要准备平底船,入运河,进入黄河,都需要准备妥当。”
……
朱元章不断降旨,张希孟在旁边拾遗补缺,君臣二人迅速完成了全面部署,庞大的战争机器隆隆启动,大明立国以来,最大的一场决战,终于不可抑制地爆发了。
战略决战旨在消灭敌人主力,赢得战场主动权,剥夺对方战争能力。
是敌对双方,决定生死存亡的关键之战。
是左右历史走向,国家命运的豪赌。
押上全部筹码,使出最后一分力量,毫无保留,倾尽一切,去争取胜利!
其实作为一个出色的统帅,是应该避免这种情况的。
倒不是说不能打,而是不能在条件不成熟的时候打,因为一旦失败,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而且任何一点小事情,都会影响战争的结果,属于高度不可控。
对于大明来说,如果一切顺利,逐步蚕食,然后大军平推,这才是最稳妥的选择。
哪怕决定北伐之前,虽然制定了大决战的方桉,但也没有摆在第一位。
可局势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张希孟和朱元章的预计,纵观整个中原格局,似乎大决战的态势,已经出现了。
首先说南阳方面,冯国用等人大刀阔斧,以襄阳为大本营,包围南阳,一战成功,不但俘虏了阿鲁温,还挫败了察罕的救援。
冯国用声威大震,随即公布了一系列的政策,南阳盆地的百姓翘首以盼,欢喜鼓舞。短时间之内,冯国用不但站稳了脚跟,还得到了大量补充。
足有三万民夫,加入了明军。
冯国用已经挥军攻击汝州和嵩州,进一步威胁陕州和洛阳。
他这一手,不但压缩了河南元军的空间,还威胁到了关中元军,可谓是一举多得。
强大的南阳集团,犹如一只铁拳,顶在了察罕柔软的腹部。
虽然没法一下子剖腹挖心,直接击破元军,却足以让察罕帖木儿疼痛入骨了。
相比南阳集群的成果,被困开封的刘福通,竟然也表现出了强大的韧性。这位跟老朱煮酒论英雄的当世豪杰,虽然在三路北伐失败,盛极而衰,被困开封之后。
并没有放松斗志,他还在坚持。
咬定青山不放松。
历史上的刘福通曾经从开封逃出来,退居安丰,足足撑了四年多。
而这一次的刘福通,似乎要把开封作为最后的决战地点。
“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宋徽宗!”
这是刘福通最近常说的一句话。
当初金兵南下,迫近开封。
徽宗赵佶立刻禅位,提桶跑路。带领着亲信一路南逃……结果弄得开封军心涣散,人心尽失,也彻底暴露了大宋的虚弱。
更要命的是赵佶跑也就跑了,还傻乎乎回来了,以为安全无事了。
结果金人二次南下,这一次连保护他南下的臣子都没有了,赵佶和儿子一起成了金人俘虏。
时至今日,刘福通就是拿这个例子,勉励麾下。
坚持,坚持下去,就有办法。
张士诚尚能死守高邮,咱们大宋不能不行!
刘福通几次突围不成,也就索性发动军民百姓,在开封大修壕沟工事,准备血战到底。
开封的顽强超出了察罕帖木儿的预料,他没法一下子拿下开封,也就没法迅速南下。这样一来,大明在淮河流域的广大地区都是安全的。
因此明军的主力猬集山东,形成了一只强悍的铁拳。
这一只拳头,和南阳的拳头,一前一后,插入了中原大地,河南元军就这么被包围了。或者说开封周围的元军,形成了一个突出部,大明只需要包围这个突出部,一口一口吃掉敌人,大元最强大的一支野战力量,就会土崩瓦解,黄河流域,长城以南,再也没有可以和大明抗衡的元军主力。
攻克大都,指日可待。
正是这些情形,让朱元章笃定了战略决战,一举全歼察罕的信心。
不过话虽如此,再看被被包围的元军,又是个什么情况呢?
察罕帖木儿是靠着地主武装崛起,从最初的一万人,打到了现在,麾下几十万兵马。
先后击败了北伐中路军和西路军。
在南下开封之前,察罕重兵屯太行,以兵分镇关中、河洛、江淮,旌旗营垒,绵延千里,兵锋强盛,甚至还在当初的脱脱之上。
尤其重要的是,察罕是知兵之人,用兵名将。
他和脱脱那种以内政为主的人不一样。
而且察罕也不可能做大元朝的忠臣孝子,不会因为一道旨意,就放弃兵权。
“主公,根据密报,察罕手上的兵马,不会低于四十万,其中能战的精锐,也超过三十万人,尤其是还有陕甘诸王的兵马,其中铁骑数万,战力强悍。”
张希孟分析道:“此战还有一个最大的变数,那就是屯驻大同方向的孛罗帖木儿。他承袭父亲答失八都鲁的地位兵马,在对付北伐中路军的时候,立下了大功。手上也有十万以上的重兵,是整个元廷第二大的力量。”
“如果答失八都鲁南下增援察罕,元军的总兵力就会超过五十万。而我们能动用的人马,还不足三十五万。虽然兵马的质量可以抵消数量的优势,但是在这种大决战的情况下,总还是多一个人,胆气就足一分。更何况关中的李思齐也可能出动兵马,驰援察罕,如此一来,我们要面对的敌人就更强大了。”
张希孟说到这里,神色也越发凝重,心中狐疑。
还是那句话,面对着双方近百万大军,纵横千里的大战场,决定命运的豪赌……张希孟谋而难断的毛病又犯了。
道生上人 小说
好在做最终决定的人不是张希孟,朱元章以他那种最底层苦熬出来的勇毅顽强,死死扛着大局,而且他也有自己的判断。
“先生所讲有理,但也不全面……察罕帖木儿同样有着巨大的弱点。首先,先生担心孛罗帖木儿,但是察罕兵多,但地位却低于对方,两家矛盾重重,如果不是咱们北伐,没准他们自己就打起来了。所以这两方是不可能同心同德的。这是其一!”
“第二,元军兵马虽多,但是中原之地因为反复鏖战,不断拉锯,已经民力凋敝,赤地千里,想要找到足够的粮草军需,几乎不可能。蒙古铁骑虽然厉害,但草料粮食的消耗更大。压力还在我们之上。”
“至于第三点,南阳一战,俘虏了阿鲁温。东平府的伏击,击败了王保保……事实证明,察罕的兵马,也就是那么回事。他或许比陈友谅强,但到底只是个地主豪强。手下兵马越多,越是错综复杂,就越难以调动。现在看起来声势浩大,不可一世,但只要挫败他们,立刻就会星落云散,一溃千里。”
“打仗打得就是信心,此战咱们背负着华夏沦亡的百年耻辱,背负着数千万百姓的希望嘱托。此战……必胜!”
老朱的拳头,狠狠砸在了桌子上。
以近乎一锤定音的方式,下定了决战的信心。
旬日之间,朱升,杨宪,汪广洋,胡惟庸等人,赶到了济宁,紧随其后,胡大海和常遇春也领兵赶到,加上已经提前到来的徐达。
朱元章手下最强的文武几乎齐聚一堂,明军精锐,悉数在此!
老朱向大家伙介绍了当前的情况,以及他的决战之心,然后对大家伙道:“你们都畅所欲言,看看哪里需要补充,哪里还有疏漏,咱想要听你们的意见。”
朱元章这话说得很有意思,开诚布公,听取意见,这是没错。
但是前提是大决战的决心已经下了,你们就不要质疑了,想办法完善计划就是了。
众人都绷着脸,默默注视着地图,谁也不敢轻易开口。
百万决战,光是这个规模,就让大家伙脑袋嗡嗡的。
再看战场,从山东到关中,从河南到山西……整个中原大地,黄河两岸,全都在视野之内。
如此大战,想要算无遗策,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谁也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掌握全局。
就在所有人都沉默的时候,朱升轻咳了一声,“上位,元军的情况很明白了,但是咱们却也有个最大的弊病,如果处理不好,同样会功亏一篑。”
朱元章眉头一皱,“请讲。”
“是这样的,南阳方向可以走汝宁,安丰,濠州……然后给山东送信……目前来看,最快也要五七天时间。战前还好,可若是开战,一道命令,往来就要半月。两军还怎么互相配合?如果察罕采取守一攻一的策略,我们势必处于劣势。尤其是南阳这一支兵马,他们兵力太少,还不足以对付察罕,尤其是关中的压力也会落在他们的头上,如果还没等我们发动起来,察罕靠着强大的兵力,先击溃南阳方面兵马,则决战大局,胜负顷刻逆转,不可不察。”
朱元章凝视着地图,沉吟少许,突然道:“那就调朱文正北上,让他率领所部湖广兵马,驰援南阳,听候冯国用调遣。”
又增加了一支兵马,毫无疑问,朱元章已经押上了一切。
而张希孟则是微微一怔,朱文正!难不成属于他的时刻,终于要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