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活埋大清朝 ptt-第805章 金拱門下的康熙汗(求訂閱,求月票)看書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当图海和张英带着“商的传说”见着康熙汗的时候,已经是康熙二十六年的春天了。而他们见到康熙汗的地点,则是北京城的金拱门!
当然了,这个北京城和燕山脚下的那个大明北京顺天府不是一个北京城。现在康熙汗所在的北京城位于中亚腹地,原本的名字叫撒马尔罕。康熙汗在去年冬天举行的库里台大会上,宣布将撒马尔罕的名称改为北京开天府,并且定位大蒙古国的第一首都!
同时,他还宣布改拉合尔为南京平天府,定位大蒙古国下属的印度帝国的首都。
另外,康熙汗还宣布在塔什干营建一座上京齐天府,作为西清国的首都。
康熙汗打下来的这个新的大蒙古国同原先的大清国不一样,后者交到他手里的时候就是一个高度集权的中央王朝,而他自己打下来的新大蒙古国,则是一个非常松散的国家联盟,甚至比欧洲那个散装的神圣罗马帝国还松散。神罗人家好歹没那么大地盘,而且还有主体民族德意志人。
而康熙汗的这个大蒙古国不仅地盘极为辽阔,而且还没有一个主体民族,走的依旧是以寡临众的路子。虽然搞了个“五八四十旗”,但是这“五八四十旗”内部也是四分五裂的。也就是“五八旗”中的清八旗、蒙八旗、儒八旗能勉强粘合在一起。
而为了让自己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国家不至于出现“康熙死而地分”的局面,在打下印度西北一块后,康熙汗就主动停止了扩张的步伐,转而开始“做减法”了也就是放弃一些周边地盘,或是放松对一部分地盘的控制,以便集中力量,牢牢控制住一些核心地盘。
而被康熙汗定位大蒙古国核心盘的地区,就是由南京平天府到北京开天府再到上京齐天府的这一带,差不多就是个长度达到三千里的新月形地区。
如果再扩展一下,那就是以北京开天府为中心的直隶,再加上西清国的上京府、碎叶府、谷地府,还有蒙兀儿国的南直隶(原来的旁遮普地区)、犍陀罗省、高原省、信度省等地。
至于什么准噶尔、和硕特、布哈拉、希瓦、金帐汗国什么的,全都是大蒙古国的“周边”,得围绕着直隶、西清、印度帝国这仨核心盘打转。
而北京开天府、南京平天府和上京齐天府加一块儿,又并称大蒙古的三京,则是大蒙古国的统治中心,是核心中的核心了!
其中北京开天府,也就是原来撒马尔罕,又位于大蒙古三京的中间位置,向西南走两千多里就是南京平天府,向北走五百多里,则是上京齐天府。所以北京开天府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整个大蒙古国的第一首都!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小说
既然是第一首都,自然是要搞一点“大动迁”和“小基建”的。所以康熙汗在去年的库里台大会结束后,就一直留在北京齐天府忙活着“动迁”和“基建”的事儿。
所谓的“动迁”,就是以南下印度当老爷为名,将北京齐天府城(撒马尔罕)所在的泽拉夫尚河谷一带大约半数的居民,包括全部的中上层,统统迁移去印度德里一带当老爷。
腾出地方,才能让康熙汗的心腹部众入主啊!
在这些人陆续南下去当老爷的同时,康熙汗又下令迁移一部分蒙八旗、清八旗、儒八旗入北京开天府还是占房、圈地的路数,当然也少不了剃发和易服虽然康熙汗不可能在整个大蒙古“联盟国”这么搞,但是在北京开天府和上京齐天府先搞一搞,等时机成熟后再推广到南京平天府还是有可能的。
兴许以后在大蒙古国内,剃法、易服会成为贵族的标志呢!
在“大动迁”进行的同时,“小基建”当然也要跟上了。大基建是不可能的,虽然拿下了印度西北的康熙汗有钱了,但是北京开天府这边如今没多少人口,而且还忙着搬家安家,大兴土木根本不现实。
但好在早先定都撒马尔罕的帖木儿有点基建狂魔的属性,他在到处毁人家园的同时,却发誓要让撒马尔罕成为亚洲之都,因此他把从亚洲各地劫掠来的珍宝堆积在撒马尔罕,把每个城市的最精巧的工匠带到撒马尔罕,在城里修建起最辉煌的宫殿和天方寺。经过帖木儿和他的继承人沙哈鲁长达数十年的建设,撒马尔罕城内到处都是美轮美奂的宏伟建筑。虽然许多已经年久失修,但是当年修得仔细,用料非常扎实,所以现在只要粉刷涂抹一下,搞点装修和小工程,就能焕然一新了。
而位于撒马尔罕市中心,气势恢宏的雷吉斯坦广场,则是北京开天府“小基建”的一个重点工程这座广场的占地不小,很适合举行朝会。广场周围还有三座非常气派的天方教学院,学院中的师生都已经迁去德里当老爷了,所以就空了出来。于是喜欢雷吉斯坦广场的宽大和气派的康熙汗,就让人用红墙把雷吉斯坦广场和周围的三座学院都圈了起来,当成自己在北京开天府的皇宫。
而且他还给这座皇宫起了个非常中国化的名称,叫紫禁城。
三座学院也分别改名为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而那处被“三大殿”圈在当中的广场则改名为金拱门广场之所以有这个名儿,是因为那三座学院都各有一个正对着广场的巨大拱门。原本都用蓝色、绿色的颜料绘了精美而且复杂的图桉。不过在康熙汗接手的时候早就脱落了,变成了灰蒙蒙的颜色,非常丑陋。于是康熙汗干脆就让人把这三个拱门都刷上和了金粉的金漆,把它们都变成了金光灿灿的模样儿。
所以图海和张英见着的雷吉斯坦广场,就已经变成了三座金拱门包围着的金拱门广场了
“皇上,这是安南国主郑根给您上的请求内附的奏表他这次率众八千来归,人已经到了马德拉斯。他们当中的不少人都能驾船水战,而且还有几条从荷兰人那里买来的武装商船。咱大蒙古若是能收了他们,蒙古海军可就难拉扯起来了。”
正在土豪金颜色的拱门下面向康熙汗汇报着安南郑氏来归的就是图海。他现在还穿着身大清的官服,跟在正一边踱着步子一边在仔细打量金拱门上的金粉漆的康麻子大汗身后。
康熙汗似乎对土豪金的装修风格非常满意,轻轻点了点头,接着才对图海道:“图海,你的差事办得不错啊大明和大蒙古两边都能交代,都念着你的好。你还真是两朝忠臣啊!”
图海闻言马上就给康熙跪了,“皇上,臣一直都是身在明营心在清臣一直是向着大清和大蒙古的!”
“知道,朕知道!”康熙汗笑着挥挥手,他现在已经不是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的少年天子了,而是三十多岁,历经坎坷的中年帝王,早就知道世上许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的。
而且他也明白,现在的大蒙古和大明的核心盘远的已经够不着了。只要朱和墭不脑残,自己也不昏头,应该是打不到一起的。
不过他还是需要一个中间人去和朱大皇帝交涉的。因为大明的势力也进入了印度,以后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协调好了怎么分肥,到时候打得两败俱伤了,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他笑着对图海道:“起来吧你的心思,朕还能不知道?朕要的就是你这样可以两面应付的忠臣。”
说着话,他的眉头又是一皱:“前一阵子开库里台大会的时候,噶尔丹和朕哭诉,说朱和墭抢了他的可敦阿努,还勾结策妄阿拉布坦三兄弟一起发兵打他。朕的师兄,喇嘛总管桑吉嘉措也和朕说,朱和墭正西宁屯兵,而且还派遣尹拉古克喇嘛为使者到青海游说和硕特各部归顺看来不日就要进兵雪域了!朕都已经跑到撒马尔罕了,姓朱的怎还不放过朕?”
图海笑道:“皇上尽管放心,大明皇帝只是想拿下叶儿羌汗国和雪域高原用来分封给亲明的蒙古各部,以拱卫中原腹心之地的而且大明向叶儿羌汗国和和硕特汗国进步也不是西进。位于叶儿羌汗国和和硕特汗国西面尹犁草原早就在策妄阿拉布坦手里。所以大明进攻叶儿羌和青海是南进,而不是西进。而且臣敢保证,大明肯定不会再向西进兵了。”
“何以见得?”康熙问。
图海道:“因为朱皇帝现在又瞄上了新大陆,正在折腾下东洋的事儿,还派了蒙古人飘洋过海去新大陆。这可是相当的劳民伤财,都快比上当年的郑和下西洋了。而且朱皇帝如果要西进哈萨克草原,那就必须要动用数量有限的效忠他的蒙古人。他现在把蒙古人都送去新大陆放牧了,还怎么大举西进?”
这年头大明人口还是太少,连四川这种天府之国都填不满,当然不可能去开发西域。而且西域当地的人口也不多,叶儿羌汗国的地盘被蒙古人来来回回洗了几遍,总人口也就几十万。青海和雪域的人口就更少了小冰河期嘛,中原都那样了,高原还能养人?至于更西边的哈萨克草原也差不多,辽阔得无边无际的草原上拢共没几十万人。正常的军队进入这些可以算是“无人区”的地方,根本就没办法立足。
所以也只有自带部落,可以一边放羊一边行军的蒙古部落军队可以征服那些地方了。
但是朱皇帝现在却把手头有限的蒙古人往新大陆送!
康熙听了图海的话,则是愣了又愣,“把蒙古人送去新大陆放牧?”
他当然知道新大陆的事儿,也知道那里地盘挺大,盛产金银,人口稀少,物产丰富。但是他却实在想不明白朱和墭为毛要派蒙古人去那里?
派点汉人带着种子、农具过去不行吗?
派蒙古人过去,还得带上牛羊马匹,成本多高啊?听着就是蠢到家的蠢事儿!
“皇上,这事儿怕是真的。”张英接过问题,笑着对康熙说,“而且臣在马德拉斯时还听说了个与此相关的古怪事情。”
“怎么古怪?”康熙问。
张英笑着说:“皇上,臣听说新大陆出了个商方国,也会牧马放羊。”
“什么?”康熙一愣,“商方国?”
“就是武王伐纣灭掉的那个商朝据说是他们的后裔,”图海道,“说是两千六百年前跑过去的,一直在新大陆西北角眯着,去年也不知是前年才让西洋人发现。”
“那西洋没把他们灭了?”康熙感到非常奇怪,“那帮西洋人最喜欢干这事儿,过去可灭了不少新大陆土着的国了!”
“这回没有灭,”图海摇摇头,“也灭不了因为这些商方人挺厉害的,不仅会游牧,而且还有燧发枪和滑膛炮!”
“什么?有枪有炮?怎么可能”康熙汗愣了愣,马上就明白了,“那些,那些是朱和墭弄去新大陆的蒙古人?”
图海笑道:“臣猜他们就是在乌兰布通之战中被俘的准噶尔人。”
BOSS,你要对我温柔一点哦
康熙点点头,“一定是他们这帮准噶尔人凶悍的很,如果有了糖火药、燧发枪、火箭炮,再能游牧起来,什么新西班牙、新法兰西的都得倒霉!”
他顿了顿,又道:“看来朱和墭所谋者大啊!”
康熙汗虽然不是正宗的蒙古人,但他毕竟当了蒙古大汗,太知道蒙古人的厉害了他们不是分散定居的,而是整个部落一起移动。而定居在新大陆的白人都是分散居住的,别说那些定居点了,就是普通的城镇也就几千号人,怎么抵达得住数以万计集中行动的蒙古人?
所以一旦有超过一万户准噶尔蒙古人移居到新大陆,新西班牙的苦日子可就要来了!
康熙上站住了,回头看着图海和张英,“你们说说,朕该怎么办?是要拖一拖朱和墭的后腿,还是推上一把?”
图海笑道:“推!当然应该推一把让朱和墭去和西洋人争新大陆,这样咱们就能安稳了。”
张英道:“皇上,臣也是这么想的!臣觉得最好是又推又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