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秦時羅網人 愛下-第三百六十八章 弄玉,他穩得住讀書

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年关将至,秦楚两国的交锋却未曾停止,甚至摩擦的声音越来越大,频率也是越来越高。
此刻,秦军大帐之中。
王翦看着沙盘上的楚军布局,目光微凝,轻抚胡须, 沉默不语。
以他多年领军的经验,项燕所率领的六十万大军已经无路可走了,在毫无退路的情况下,他们唯有击溃秦军这一条道路,尤其是今年的冬季比往年更加严寒的情况下,楚军的局势越发不乐观, 从对方进攻的频率就看得出来, 对方越来越急躁了。
这不是项燕耐不住性子,而是大局逼他必须尽快结束这场战役,哪怕是惨胜也必须击退秦军。
两国交战已经持续近一年。
这期间的战略失败导致了楚国大半的国土被秦军所占,稻田等等也是失去许多,这种情况下,楚国如今所积攒的粮食根本支撑不了太久,而这场战役继续持续下去,势必会错过明年的春种。
这便会产生恶性循环,直至将楚国拖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当年长平之战便是最好的例子。
若是军队没有足够的粮草辎重支持,就算有百万人的军队又能如何, 饿上几年,便会直接失去战斗力。
“刷~”
一道身披银灰色盔甲的魁梧男子缓缓走入营帐之中,来人赫然是王翦的亲子王贲, 其拱手对着王翦行礼:“末将参见上将军。”
“过来看看。”
王翦抬了抬手, 便是示意王贲站到自己的身侧。
王贲目光闪了闪, 走到了王翦身旁, 顺着他指的位置看了过去。
沙盘上的军队分布极为详细, 一览无余。
王贲只是看了几眼便是察觉到了问题所在,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光彩,沉声的说道:“项燕要发起总攻了?难怪这段时日楚军的进攻越来越犀利,看来楚国的情况不太好。”
“这是影密卫和罗网传来的消息。”
王翦从怀中掏出了一封密信递给了王贲,随后轻抚胡须,看着沙盘,眯了眯眼睛,眼底深处,精光闪烁,思索了起来。
王贲没有打扰王翦的沉思,打开密信看了起来,只是一眼,他面上便是露出一抹笑容,轻声的说道:“粮草不足了,果然如此,以如今楚国的境况,如今支撑得了六十万大军。”
六十万大军,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小数字,每一天耗费的粮草完全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僵持的这大半年所耗费的钱财难以估计。
当年长平之战,秦赵交锋三年便将两国鼎盛的国力耗尽, 从上到下都被榨干了, 这还是没有干扰两国春种的情况下, 而眼下, 楚国大半国土丢失,比起当年的长平之战还不如,一年已经是极限了,不可能继续拖下去了。
“楚国的粮草最多还能支撑三个月,明年入夏便是决战的时候。”
王翦语气平静的说道,同时将一枚旗帜插在了蕲城上,这是他给楚军挑选的决战之地。
“这里?”
王贲有些意外,这里可是楚军的腹地,难不成楚军还会继续东撤?
王翦沉声的说道:“他没得选,决战的地方只能我们来选。”
项燕想要决战的机会,王翦自然不可能给他,项燕也不会愚蠢到用人命去堆,他手中的军队是楚国最后的希望,看不到一丝胜利的情况下,他不可能贸然下注,最终的结局自然是后撤。
这时候才是秦军出动的最好时机。
王贲皱了皱眉头,凝声询问道:“会不会有些过于稳重了。”
“咱们不缺粮。”
王翦闻言,却是露出了一抹笑容,轻声的说道,这种富裕到随便打的仗,他不知道多少年没体验过了,以往约束他的最大问题便是粮草,可现在,秦国是真的不缺粮,完全撑得住,可以耗死项燕和楚国。
王贲闻言,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无奈,老头子这么决定了,他显然不能反驳什么。
“你领兵二十万去这里待命。”
王翦继续说道,手上则是指着楚魏交界的一处城池,此处临近长江和淮水,算是一处战略要地,最关键,此处距离楚国大后方很近,随时可以杀进去,这是要逼楚军后退的意思。
王贲沉吟了片刻,说道:“楚军会上钩吗?”
王翦轻抚胡须,目光幽幽的说道:“绝境中的人,但凡有一丝生存的希望都不会放弃,这是我给他的希望,他只能握住。”
王贲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在人心掌控方面,他不如自己的父亲。
“这一战不会太久了。”
王翦看着沙盘,低声自语。
。。。。。。。。。。。
咸阳城,太傅府。
洛言正皱眉看着前线的战报,哪怕不在前线,他也能从战报上看出楚国的疯狂,那种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就像一群疯狗撕咬着防线,企图将秦国的封锁咬开一条裂口。
这便是没饭吃的后果啊……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但凡粮草充足,项燕都不会这么急。
当年长平之战的胜负便是一口吃的引起的,但凡有一口吃的,秦赵之争的胜负犹未可知。
“粮食永远是一国安宁的关键,吃不饱肚子啥也白搭。”
洛言轻声的说道,旋即想到了红薯木薯玉米之类的作物,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单单是为中原找到了这些东西,此生也不算白穿越一场。
明年可以鼓励生育了,先将人口提上去。
定個小目标,破个亿。
心中勾画蓝图,洛言也是埋头在纸上写了起来,他先拟定一个草稿,细节方面明年扔给李斯等人就行了。
不知不觉,已经忙碌到深夜。
洛言放下了手中的笔,起身伸了伸懒腰,运转内息缓解了一下精神上的疲惫,旋即将东西收拾好,看向了窗外黑漆漆的夜色,开口询问道:“几时了。”
“亥时。”
墨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低沉且清晰。
快十点啦……洛言顿时整理了一下衣物,便是向着屋外走去,看了一眼门外站岗的墨鸦,不动声色的说道:“老规矩。”
昨晚并未尽兴,今晚可以适当加个钟。
今夜好像更冷了……墨鸦心中嘀咕了一声,嘴上却是提醒道:“大人,今日未曾观察各位夫人的去向。”
潜台词,他也不知道众位夫人会不会突然杀过来查房,昨日情况特殊,胡夫人和胡美人初来乍到,动向自然好调查,可今日不一样,尤其是事关洛言内院的事情,洛言那些女人一个比一个猛,就算想要盯着也不可能。
要你何用……洛言心中轻叹,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无碍,我只是去找嫂嫂聊聊天。”
这个点聊天,你觉得夫人们会相信吗……墨鸦心中吐槽,只能无奈的拱手应道:“属下会在外面盯着。”
被召唤的贤者闯荡异世界
“机灵点。”
洛言甩了甩宽敞的衣袖,扔下一句话,便是大摇大摆的向着胡夫人的房间走去,以他的眼力不难发现胡夫人的院落还亮着灯。
这肯定是给他留的,洛言很笃定。
罢了,您开心就好……墨鸦满脸无奈,他有一种洛言迟早要出事的直觉,谁让洛言总是喜欢玩火,就不能忍一忍,等胡夫人她们回府再说,非要在家里这般,这要是被逮住,那当真是百口莫辩。
洛言此刻确实心情不错,偷有时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乐趣来源于尝试,人生总得试一试,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快不快乐。
很快洛言便是来到了胡夫人的院落,看着黑漆漆的屋子,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不由得大步走了过去,轻咳一声,一脸正人君子的模样,伸手敲了敲房门,压低声音说道:“嫂嫂,开门,是我,我来找你聊点事情。”
屋内安静了一会儿,旋即传出一声有些紧张的声音:“天……天色不早了,有事明日再说,我已经休息了。”
又掩耳盗铃。
洛言笑了,有些不满的抱怨道:“嫂嫂过分啦,昨夜还温柔的叫我阿瞒,今夜却连门都不给我开了,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再这样,别怪弟弟我强行破门而入!”
说完,又敲了敲房门,这一次用力了几分。
这一刻,屋内的胡夫人想死的心都有了,声音都是慌乱了几分:“你乱说什么。”
都老夫老妻了怕啥……洛言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屋内好像不止胡夫人一道气息,另一道气息有些熟悉,可又有点陌生,似乎刻意收敛了气息波动,显然不可能是胡美人。
洛言表情一僵,小脑袋瓜急速思考,顿时有几个大胆的念头浮现,嘴唇瞬间干燥,心跳都是慢了一拍,抿了抿嘴唇,话锋一转,干笑了一声:“与嫂嫂开个玩笑,嫂嫂切勿怪罪,弟弟我喜欢胡闹你是知道的,既然嫂嫂休息了,那明日再谈。”
说完,洛言便是有点慌不择路的打算走人,似乎嫂嫂屋内有什么洪水猛兽。
有句话怎么说的,伱越是怕什么,对方就是越是要来。
这不。
洛言刚走没几步,屋内便是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洛大哥请留步。”
那熟悉的话语声令得洛言身形一僵,同时黑漆漆的房屋内灯光亮起,光芒驱散了黑暗,同时也照亮了洛言的身形,像极了那些警匪片之中抓小偷的情节,无数灯光汇聚过来。
“咔擦~”
房门被缓缓打开,一道秀美无双的身影映入洛言的双目之中。
身着粉白色的薄纱睡裙,细带束缚腰肢,宛如初春的杨柳,精致的面容极为美丽,那双以往颇为温婉娴雅的眸子此刻有些失望的看着洛言,精雕般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似乎不知道对洛言说些什么。
开门之前,她内心有一股压抑不住的怒火,可开门之后,看到洛言的那一瞬间,怒火似乎化作了失望以及深深的失落。
墨鸦这张乌鸦嘴……洛言心中暗骂一声,他决定,从明日开始让墨鸦传白色的衣服,黑色的衣服太霉了。
此刻藏在暗处的墨鸦看到这一幕也是眨了眨眼睛,待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忍不住说道:“出大事了……”
说完,他也是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脸,他已经不敢想接下来的画面了。
屋内。
胡夫人穿着与弄玉相似的睡衣,青丝垂落在一旁的肩膀上,依旧是那种危险的发型,双手抱胸,轻咬着嘴唇,美目看着弄玉,似乎想要解释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急的眼角都有泪花浮动了。
洛言心思急转,下一刻便是淡定了下来,轻叹了一声,颇为无奈的说道:“还是被你发现了。”
他没有试图狡辩什么,都这个地步了,狡辩也没用了。
“为什么……”
治愈魔法的错误使用方法
弄玉抿着嘴唇,难以接受的看着洛言,质问道。
洛言与其他女子也就罢了,为什么和胡夫人也这般,难道洛大哥不知道胡夫人和她的关系吗?
“进屋说。”
洛言脸皮极厚,一脸平静的说道,旋即走到弄玉的身旁,揽住她的肩膀,沉声的说道:“相信你洛大哥,你洛大哥不是人渣,我可以给你一个解释。”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了,他已经找好了哄骗的说辞。
弄玉目光复杂的看着洛言,轻咬着嘴唇,没有说什么,转身进入房屋内,她也不想将事情闹大。
很快房门紧闭,隔绝了外面的世界,让墨鸦想要看戏的想法落空了。
屋内。
三人站在一块,洛言当着弄玉的面,不顾胡夫人的反抗,伸手将其揽入怀中,然后在弄玉惊愕的表情中,轻叹道:“你猜的不错,我与嫂嫂确实是那个关系,这个关系已经持续很久了,从当年在韩国的时候便是如此了,当时的胡夫人尚未与你相认,我也不知道你们有这一层关系。
若是知晓,我必不可能如此。
后来嫂嫂与你相认之后,也想与我断绝关系,可我没有答应。
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不要责怪她。”
洛言很有担当的承受了一切,慌乱只是一瞬间的,这终究只是一个小场面,只要紫女不参与进来,一切问题都不是很大。
弄玉,他稳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