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古鎮老鵝笔趣-(51)推薦

古鎮老鵝
小說推薦古鎮老鵝古镇老鹅
看得出来,今天来的主角是三叔和自己家的亲弟弟,他们四人之间肯定已经达成了共识,刚才三叔的话也意思到位了,毕竟那最坏的结果没有形成,自家人也不好将话说的那么严重,那么“丑”(吴州方言难听的意思)。
四位大神,这个时候李祥云的饭他们是绝对不会吃的,按邵松龄的话,“不吃了!气都气饱啊了!”。
对于,四位家族中的权威者,邵松林保持了沉默的态度,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与他们争议的话,结果会一发不可收拾的。至于这件事情的后果,邵松林不是没有考虑过的,如果邵树平真的和后庄姓刘家闺女结果的话,那自己一家不仅这两代人不好在秦巷古镇立足,自己家的子子孙孙也都会受到牵连的。
正义大角牛 小说
话再说回来,虽然邵家呈现给外界的永远是妻贤子孝、家庭和睦,但就在这件事情上,短短的一个多月内,家庭内部已经激烈地斗争过好多次了。
无限归来之悠闲人生 终级BOSS飞
邵树平是邵林平、邵君平一道知道自己“新娘儿”的“骨根”有问题的。
正如邵松林和李祥云意料的一样,邵树平、邵君平听到“骨根”这一话题的时候,俩个人反应几乎平静的象那“骨根”问题与自己不牵扯一样。
我成了科学家的恋爱实验作品
“这有什么啊!我跟她那么长时间了,都从来没有闻到过什么味道!”,“老头儿,你不要听大姐说的那么严重,没事儿的!”,“结婚,人家是跟我过的,又不跟你们过!只要我不嫌弃,说什么都没有用的”,很显然,邵树平对于“骨根”这一问题是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的.
这会邵松林虽然只是静静地听着,内心其实是挺复杂的,被一代代人视着比生命都重要的“骨根”问题,想不到在儿子眼里是那样的轻描淡写,这是这一代人的思想的一种进步呢?还是自己从小没有对他们进行这方面的教育呢?邵松林遇到问题总会先皱一下眉头,这会他连着皱了好几下。
邵林平听到自己家准弟媳妇“骨根”问题时的表现,是没有弟弟那样平静的,“老头儿,你没有弄错吧?”,他首先表现的是对邵松林这话的怀疑,转而才对着弟弟说道,“家里弟兄,我说你不要生气啊!假如是真的话,那就不要结婚算了”,“那个倒头味道是真的太难闻了”。
邵林平说这话那是深受其害的,那年秋天他和父亲去公社粮管所送公粮的时候,前面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在将过好磅的稻子往输送带上倒的时候,那左手一拉右手往上一扬,一阵恶臭味扑鼻而来,那味道简直是没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他在脑子里搜索了好大一会,感觉用烧糊了的臭肉来描述那味道是最合适的了。邵松林一直都记得儿子当时的反应,他是被臭味气得跳起来的,“没得个命了!这什么倒头臭味啊!熏死个人了!”。
邵松林当时在站在邵林平右侧一点的,那西北风是迎着邵林平的,邵松林这样一偏味道就淡了许多,也只是隐约闻到了一种异味。但他很快就明白过来,虽然那输送皮带的声音不算小,但周边四邻八乡的送公粮的人还是有不少人被邵林平的叫声吸引过来了。
人们的目光,除了注视着邵林平外,更多的还是注视起那个倒稻子的人,大伙都感觉到了,邵林平的叫声音,几乎是于那人倒稻子时扬起的灰尘同步的。为了不让那人过分尴尬,邵松林狠狠地在邵林平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有什么倒头味道啊!不要瞎说,我怎么没有闻见啊!”。
看得出,尽管邵松林极力去帮助他掩饰着,那个人还是明显感到了不自然的,他推着那独轮车走的是那样匆忙,脚步的那个点显然是非常的乱的。也就是从那天起,邵林平才从邵松林口里得知那个人是“骨根”不好。
辰光映夜
这个时候邵林平和邵树平说这样的话也确实是出自内心的真实的想法,那样的味道要是整天地里在家里散发弥漫的话,那可就没有人过的日子了。
可他转念又想,那个柔弱漂亮,说话就怕吓着人的准弟媳妇又怎么能够和那熏死人的味道联系在一起呢!打死我,我都不会相信的,邵林平再次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自己的父亲。
这两天刚刚和母亲学着打毛线衣的邵君平,听到准嫂子“骨根”有问题的时候,他连眼皮抬都没有抬一下。
“这有什么啊!不就个狐臭嘛!”,到医院做个手术就行了!不要这么大惊小怪吧!”。
“老头儿(邵君平也学着俩位哥哥称呼起邵松林),其实,这事你不要管,我听同学说,如果俩个人的感情好的话,是闻不到对方身上那味道的”。
“二哥,我问你,你们相处也大半年了,你闻到过她身上的味道没有?说真话!”,“我刚才就说过了,真的没有闻到过”。“老头儿,你听到了没有,那就证明二哥和嫂子感情好着呢!你忍心将他们分开口呀!真是的”,邵君平斜眼瞅了父亲一眼!
在一旁一直听着这爷几个说话的李祥云也是听得有些糊涂了,本来那么严肃的一个话题,在他们眼里好象不屑一顾。
邵松林原来想好的如何和孩子们讲清楚这件事情的好多想法和用以支撑这些想法的事实依据,这会都好象说出来也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尤其是这会,他明显地感觉到邵林平的立场在闺女几句话的影响下开始动摇了。
如果这个时候一家人再围绕这个话题说下去的话,说不定要不了多久,自己和媳妇也要被孩子们的想法和观念而转化了。
其实,这个时候的邵松林内心还是想着将这门婚事退了的,他骨子里面还是非常介意“骨根”这回事情的,可毕竟孩子们都大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尊重他们的意见的。
特别是自打女儿上高中以来,家里的大小事情,他都想听听自己闺女的意见,因为在好些事情上女儿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邵松林有段时候甚至将女儿的见解当成了决定一些事情的一种依赖,支配着自己做出一些与自己本来想法不一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