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赤俠 線上看-144 身負衆望,一往無前推薦

赤俠
小說推薦赤俠赤侠
“孽畜!你竟敢现身,那就死吧——”
魏昊挥舞长刀,便是要斩了突然现身的金甲鳄王。
然而这巨鳄却是不躲不闪,任由魏昊的刀罡将它一刀两断,自头颅而下,整个背身断裂,只听一声惨叫, 金甲鳄王瞬间毙命。
“嗯?!”
发现金甲鳄王没有躲闪,当场毙命,魏昊顿时觉得奇怪,居高临下看着金甲鳄王的肉身,缓缓凝聚魂魄。
只见魂魄化作一个中年糙汉的模样,跪在那里, 朗声道:“魏大象, 俺愿助你!”
“你到底耍什么把戏!”
魏昊手托印章,准备镇杀了它, 但是见事有蹊跷,于是没有直接扔出手中的印章。
凰女 小说
“魏大象,俺那肉身,用一千年修为,能载百万人!”
“皮为船壳,骨为船架,肚肠为帆,筋膜为绳——”
“俺再用一千年修为,点燃灵火,召唤人祖——”
“最后一千年修为,不求赶赴黄泉之后转世为人,只求为畜报恩,以全孝道……”
言罢, 金甲鳄王竟然真就法力燃烧,三魂七魄开始离乱。
“君子, 它这是要干什么?”
“不管它干什么,如果真要是救大巢州百姓,那就最好!”
魏昊手托镇魂印,始终警惕着金甲鳄王,但见金甲鳄王魂魄一分为十,竟是迅速膨胀,将自己肉身彻底拆了干净。
原本二十丈的肉身,在法力燃烧的催动下来,竟然被不断地拉伸。
八个金甲鳄王将鳄鱼皮撑开,不断地拉扯,修为每燃烧百年,鳄鱼皮就撑大百亩。
几个呼吸之后,千年修为消耗殆尽,鳄鱼皮竟然千亩之巨,宛若一张巨大的树叶,漂浮在水面上。
只是波涛汹涌,这巨大的鳄鱼皮根本无法漂浮。
但是随着残骸作龙骨,筋膜为绳索,一个巨大的鳄鱼皮筏子,陡然而现。
“君子!它真要救人!”
十个金甲鳄王开始涣散,只见又是千年修为一息灭,一团灵火点燃,竟是金甲鳄王献祭自身在祈求什么。
只听风雷滚动,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身影,那身影无比巨大,魏昊见状,大吃一惊,这是什么神通?!
不过很快,他发现这不是神通,而是金甲鳄王燃烧修为只为召唤一声。
有大神通者听到了,来或者不来,金甲鳄王并没有办法。
但是,魏昊看得出来,金甲鳄王笃定它的召唤能有变数。
很快,居然的身影似乎在俯视,两道目光从遥远的时空投射到这里时,传来了暴怒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毁我祖庭——”
熊熊烈焰,瞬间燃烧。
那目光直接形成了剧烈的火焰,跨越时空,直接穿透云霄,最后化作锁链,捆住了两只巨大龙爪。
龙爪为山,此刻却是动弹不得。
魏昊大为震惊,这是什么力量,竟然只是两道目光,就能化作火焰锁链,将两座龙爪大山锁住!
然而金甲鳄王做完这一切,已然修为尽失,它竟然真的没有打算逃跑,而是选择重入轮回。
重新转世投胎,可没有说想投什么就是什么,金甲鳄王说转世为畜,几乎是大概率事件。
此刻燃烧法力修为,助魏昊救灾,也不可能让它转世之后带着宿慧,只能是普通畜类。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金甲鳄王。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一代妖王做出这种选择?
鬼仙最厉害的就是不入轮回,可以自行附身、投胎,它却放弃了。
不过,这一切都容不得魏昊去细想,金甲鳄王已经魂魄消散,再无气息。
而天穹之上,怒目成火的身影,似乎正在跟龙爪的主人缠斗。
“看来,也只有龙爪出现,龙身并不能降临。”
世紀 帝國 1
魏昊又想起了国运化身,神仙下凡……必然是有什么限制。
“君子,现在怎么办?”
“将这千亩巨舟拉进洪水,不能让它被冲走。救人吧!”
“汪!”
有了载人巨舟,魏昊也是有了底气,甩出“二十四节羊魔鞭”,拽着巨舟就要前行,然而这巨舟是何等的份量,根本不是他一个人可以能够拖拽成功的。
汪摘星狂吠一声,仰天长啸,脚下风雷滚滚,于夜空下极为夺目。
吼!!!!
狗尾巴化作绳索,同样拽着巨舟,然而洪流前来,伟力推动着巨舟顺流而下,一人一狗,都是将自己的能力施展到了极致。
“相公!”
莹莹大急,连忙现形,也是帮忙拖拽,她力气小得可怜,根本微不足道。
但是见莹莹现身,魏昊顿时一个激灵,立刻大声道:“我乃五峰魏昊,大巢州妖仙精灵听着!即刻前来助我——”
此言一出,有十几条三五丈老龙飞来,见了浑身如烈焰燃烧的魏昊,立刻行了个礼,然后高声道:“小龙乃是本地井龙王,遵赤侠公之命!”
“多谢——”
魏昊立刻甩出金甲鳄王的肚肠,这本来是风帆,但风帆这时候无用,需要的是纤夫、缰绳!
当时是,人犬妖龙为纤夫,妖王肚肠作缆绳,齐齐用力,只为于洪流之中行舟。
行舟难,行舟难,行舟何其难!
不进则退!
“小龙乃州城城西七十二井龙王之一,谨遵赤侠公之命——”
“小龙乃州城城东三十六井龙王之一,奉命前来——”
又见一百零八井龙王各有模样,各有姿态,高矮胖瘦皆有,但都是顾不得那么多,各自拉扯缆绳,一起将巨舟拽入洪流,前去救人。
“小的杜家寨十八郎家‘保家仙’,愿效死力!”
“小的石头地‘保家仙’,愿遵赤侠公之命——”
“小的石家沟蛙十八,愿助绵薄之力——”
……
密密麻麻的鸟兽鱼虫现身,都是本领一般的“保家妖仙”,有的“保家妖仙”甚至没什么神通,就是个还能沉浮的生灵。
然而这光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走的,都是一股脑儿冲了过来,齐齐发力,只为抢得一线生机。
魏昊松了口气,随着大量的妖仙精灵现身,千亩巨舟终于不再随波逐流,但是这不过是第一步,还有更多的危险等着。
那个被金甲鳄王法力修为燃烧呼唤出来的巨大身影,只不过是缠住了两座龙爪,还有两只却是还能活动。
只要一脚踏下来,这千亩巨舟,顷刻间就会翻了。
一刻都不能放松,始终盯紧了巨大的龙爪山。
魏昊不知道遥远时空之中的神仙斗法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但是眼前的龙爪山,便是最大的障碍。
断了龙爪,便能安全!
只可惜,即便怒目成火化为锁链定住了两只龙爪,魏昊也不觉得单凭自己现在的能力,可以抗衡另外两只。
但是,抗不了就不抗了吗?!
拳头紧握,魏昊的气势依然在攀升,那种战意、杀气,已经重新照亮了整个大巢州的天穹。
此刻,所有大巢州的生灵,都能重新看到天幕。
但那一幕,太过绝望,太过让人惶恐,那是深入骨髓的战栗。
巨大的龙爪,化作四座大山,无数的煞气卷起千层浪,洪水如果静静地前来,兴许还能在无知中死去。
可当亲眼所见,那完全不可能抗衡的伟力时,人的绝望像是瘟疫一样在传染。
“快看!!大船——”
大巢州西部,登高的焦家祖孙几人,都看到了一艘巨舟正在缓缓前行。
那巨舟无帆能动,无桨而走,洪水横流不减其方向,只因有精灵妖仙在尽最后一份努力。
“是龙王爷——”
“是家雀儿!”
“燕子!燕子!是燕子——”
普通的老百姓心头有感,陡然认出来,那些不过是家中寻常所见的动物,亦或是往日里随意祭拜的偶像。
头一次,妖仙精灵纷纷现身,于一个赤炎之下绽放光彩、挥洒汗水。
“那是何人——”
這個世界有點詭異
飞舟上,大巢州知州姚馥兰双目圆睁,他简直不敢相信,天地伟力之前,竟然真的有人自不量力。
托着官印的手在颤抖,他本来打算“乾坤一掷”杀了白龙,以及白龙周围的几十条井龙王。
却没想到那些井龙王听到有人召唤之后,竟然全都飞了出去,只留下白龙在原地苟延残喘。
这一刻,官印没有扔出去,不是不想杀了白龙,而是现在有更值得杀的人!
“大老爷,那便是魏昊魏大象啊。”
“什么?!”
姚馥兰脸色凝重,眼神复杂,他听说过魏昊,一个硬生生将五潮县打成五潮关的雄才。
如今“五潮传胪”汪伏波,官声更胜从前,执掌一府之地根本不是问题。
汪伏波这个后辈,姚馥兰一向是有所耳闻,进士科二甲第一,但是跟大多数的同年不同,他是为数不多效仿古人,选择前往边塞任职做事的。
大多数贡士,还是愿意在太平地界消遣,官声差一点就差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我乃榜眼之才,尚有数十年官运亨通,岂能栽在此处!”
一咬牙,姚馥兰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身负大巢州百姓之望,既为知州,自当为百姓主持公道!今日五峰魏昊,勾结群妖,使天地充塞非人,妖魔乱舞,精怪翻飞,臣,姚馥兰,自当铲除叛逆,还大巢州百姓一方清净人间!”
这声音无比洪亮,更是正气凛然,飞舟上所有人听到之后,都是觉得一身正气,只是这一身正气感染过后,一个个都是脸色煞白,浑身战栗。
哪怕是洪流的轰鸣声,都被这个正气之声压了下去。
魏昊正在琢磨如何解决巨大龙爪,忽然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脸色大变:“这知州是眼睛瞎了吗?!”
“君子——”
汪摘星大怒,“此人必是想要杀人灭口!!”
“嗬嗬嗬嗬,哈哈哈哈……”
突然狂笑的魏昊陡然气势更加凶暴,冲着飞舟猖狂喝道,“好你个胆大包天的狗官!竟然你要死,那我就成全你!魏某手上,也该换一批血肉了……”
神医毒妃太嚣张
“大巢州一州之运,你,扛得住吗?!”
姚馥兰双目圆睁,当真是有着铲除奸佞的正气,手中的官印,对准了魏昊,“悖逆之徒,伏诛!”
然而浑然不惧,汪摘星驮着他便是直面威慑,只是,当魏昊和汪摘星松开千亩巨舟之后,明显看到巨舟在侧移。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哥儿几个,都他娘的加把劲啊!!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吧——”
一头井龙王大声喊着,它三五丈的身量,拖拽着一条绳索,牙关紧咬,龙首已经变得无比扭曲,一根根血管都隆了起来。
“你这死鬼,你玩什么命啊你!”
忽地,就见一头寡瘦弱小的四丈土龙骂骂咧咧,却是凑到井龙王身旁,也是拉起了缆绳。
“爹!娘!”
一声呼唤,两条二丈小龙,也是飞了起来,帮着两条大龙。
“都加把劲啊——”
井龙王大声地吼了起来,“咱们不能拖了赤侠公的后腿——”
群龙群妖都是叫唤了起来,声势更加浩大,一声声呼唤传递出去,整个大巢州四野、墙角、沟壑、阡陌、田地、树林……
纷纷都有鸟兽鱼虫钻了出来。
这些都是精灵,本是避开凡人而存,可这光景,全都响应号召,前去拖拽千亩巨舟。
小小的蜜蜂又有多少气力?
但数以十万百万计算的蜜蜂,集合在一起,便也有了一份气力。
那声势如此的浩大,竟然拧成了一股气势,这气势,纷纷加诸于魏昊背后,只因它们便是遵从“赤侠秀才”的号召而来。
此乃……大义!
飞舟之上,除妖人定睛看去,便见魏昊骑着玄铁鎏金巨兽,身后有万万千千精灵气象,不断盘旋,直冲云霄!
而地上,白龙终于挣扎了起来,看到异变之后,甩了甩脑袋,再度窜上天空,大声吼道:“大巢州百姓听我号令!想要活命者,随我登舟——”
言罢,白龙腾云驾雾,在空中翻飞,不断地起伏,掠过一地,便是数百人被他卷走,然后运往千亩巨舟。
再一卷,又是上千人被他带走,再运往巨舟。
“白辰——”
魏昊见白龙虚弱,顿时知道它情况不妙,连忙喝住,然而白龙根本听不到,只是宛若行尸走肉一样,疯狂地卷走低洼之处的大巢州百姓,而后送往千亩巨舟。
“君子!白公子神志不清了!”
汪摘星大急,它如何看不出来这时候白辰大不妙,这样下去,魂魄受损是肯定的,而它和魏昊,都没有办法修复魂魄。
“可恶!”
这时候的魏昊根本不敢乱动,不得不跟姚馥兰对峙,他恨极了这个取了个娘们儿名字的狗官。
而姚馥兰却是眼睛都亮了:“哈哈哈哈……魏昊,你能如何?本官守护大巢州一方水土,妖龙当杀,魔怪亦当诛。你不要冥顽不灵,抗拒朝廷天威!”
“天威!天威!天威!天威!天威——”
魏昊越来越愤怒,“烈士气焰”竟然进一步攀升,竟然隐隐扩散百丈,有顶天立地之势。
“一个个都当自己是天威——”
“哈哈哈哈哈哈……魏昊,你已经怒了,你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洪水已至,胜负……已分。”
托着官印,姚馥兰从未觉得洪水是这般瑰丽,堪称人间极大盛景,而其中哀嚎惶恐的声音,更是绝妙的雅乐,闻之心旷神怡。
人只要都死了,又有何惧?
巡天监不会为死人得罪活人,尤其是,还是榜眼知州!
“那人是谁啊?”
“好多妖怪啊。”
“那人就是魏大象!”
“魏大象?!”
“那就是魏大象!”
登舟的百姓抬头看去,除了看到精灵妖仙在奋力拼搏,也看到了挡在前方的魏昊,更看到了……同样登舟的大巢州知州大老爷姚馥兰!
都是登舟,但人和人之间有着天壤之别。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轰隆!
一声巨响,第一波洪水冲了过来,千亩巨舟就像是被扫把扫走的垃圾,飞快地横移。
魏昊大急,想要去稳住巨舟,却又提防着姚馥兰,担心着巨大的龙爪。
“魏昊!”
姚馥兰盯着魏昊,“若是你洗心革面,愿意改过自新,现在退去还来得及,本官可以既往不咎!”
“放你娘的屁——”
魏昊勃然大怒,“大巢州百姓听着!我乃五峰魏昊!今日,便要斩了这大巢州狗官姚馥兰——”
那一声怒吼,宛若雷霆,扩散百里。
哪怕是登上山头高地的百姓,这时候也听得清清楚楚。
最西边的白家沟一处高地,水缸中有个邋遢道士一咬牙,突然在里头高喊:“魏大象——”
他这一声喊,焦家老太太带着孙儿也是鼓起勇气大喊:“魏大象——”
很快,整个焦家都喊了起来。
“魏大象——”
整个白家沟都喊了起来!
“魏大象——”
大巢州西边高地终于齐齐呐喊。
“魏大象——”
想要活命,能做的已经不多了。
要是魏大象离开,他们怎么办?
不管是出于何种心思,只要是想活下去的人们,无所谓男女老少善恶贵贱,都是尽力呼喊。
这一声声呼喊,从西山传到北山,从北山传到东山,从东山传到南山。
“君子!恰如彼时彼刻!”
汪摘星口吐烈焰,爪生风雷,斗志顿时昂扬。
“先斩狗官!”
“再断龙爪——”
一人一犬,极尽暴戾,那骇人的气势,吓得姚馥兰终于出手。
乾坤一掷!
国运、官威、文韵、人望……加诸于身,只为乾坤一掷,以平天下!
然而魏昊不躲不闪,他的身后,还有千亩巨舟,托起镇魂印,魏昊同样砸了出去,那一刻,镇魂印上陡然出现一座城池,正是五潮县的模样。
大巢州乃是大巢氏祖庭之一,城池广大厚重,远远碾压五潮县。
那一刻,天地色变,惊人的气韵在碰撞,魏昊架起手中朴刀,尽力向上一顶!
姚馥兰本以为一击之下,魏昊不死也要重创。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魏昊双目赤红,“烈士气焰”膨胀,背负的万万千千妖仙精灵所望,都在支持着他施展神通。
更让姚馥兰惊骇的是,他官印中的人望……竟然急剧衰退!
而魏昊甩出来的镇魂印之上,竟然有多了一座城池的虚影,不是大巢州州城,还能是别的?!
“邪不压正——”
姚馥兰大声吼道。
“嗬嗬嗬嗬、哈哈哈哈……”
魏昊狂笑,“不错,邪不压正——”
想要铲除奸邪,就要比奸邪更强横更暴戾更残酷更无情!
“今有祸乱大巢州之奸佞者,魏某身负众望,于此处……斩之!”
斩!!!
镇魂印顶住了大巢州知州的“乾坤一掷”,而后,魏昊挥舞丈二朴刀,“烈士气焰”缠绕其上,又有无上雷霆加持,百丈之外,一刀斩出。
咔嚓!咔嚓!咔嚓!
惊天的一斩,整个夜空都被这雷霆火焰缠绕的斩击照得宛若白昼。
千百万生灵抬头望去,玄铁鎏金巨兽驮着一员神将,直冲前方,刹那之后,飞舟尽数化作灰烬,如流星火雨一般,残骸纷纷落地。
那一刻,飞舟上的一切,都成了刀下亡魂!
轰!
伴随一声轻爆,再无其它。
一枚官印从天坠落,“啪”的一声落地,平平无奇,哪有什么神通广大。
“魏大象——”
“魏大象——”
“魏大象——”
“魏大象——”
更多的人欢呼起来,魏昊感觉有无穷的力量需要宣泄,此刻,千亩巨舟已然有了倾覆的危险,白龙还在疯狂救人,然而魏昊不能帮他。
只因为,两只巨大的龙爪,抬了起来,就是要拍向千亩巨舟。
魏昊咬紧牙关,奋力杀了过去。
轰!
剑气刀罡斩了过去,飞沙走石,一只龙爪微微偏移,然而另外一只龙爪,却是要拍了过来。
“尔敢——”
一声怒吼,遥远时空之中巨影,张口一吐,又是一道火焰锁链,将那只龙爪锁住,魏昊这才松了口气。
只有一只龙爪了!
“君子!”
“上吧!”
没有退路可言!
想要活命无数,就只有奋勇向前!
“来吧!!”
一把把兵器从“剑衣刀榼”中飞了出去,豹尾黄金枪、多齿镗耙、二十四节羊魔鞭、天赐流光镇魂印……能砸过去的砸了过去。
吼!!!!
汪摘星张开血盆大口,天火岩浆喷吐出来,跟魏昊一起,只攻巨大龙爪一点!
“杀!!!!”
所有的兵器都开始由气血操控,“烈士气焰”包裹之下,疯狂地轰击龙爪,一点点一点点地将龙爪击碎击破!
枪头戳弯了、刀剑砍卷了、骨鞭抽裂了……始终没有停歇。
魏昊已经彻底杀红了眼,牙关紧咬,从巨犬背上一跃而起,乌鱼甲直接被崩开,浑身的肌肉都在暴涨,每一根血管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其中泵动。
轰隆轰隆!!
赤手空拳的魏昊,双拳已经宛若火焰一般,快速地轰击在巨大龙爪之上。
砂石碎裂,岩体崩坏,不断地前进,不断地轰击,每一步的迈出都用尽了气力,但是用尽的瞬间,又有无穷的力量在喷涌。
“嗷嗷嗷嗷嗷嗷——”
轰隆轰隆轰隆……
拳头挥舞得越来越快,已经彻底看不清出拳的速度,每一拳打出去都是裹挟雷霆,整个四周都是噼里啪啦的声响,但是那惊人的场面,让千亩巨舟中的大巢州百姓,大气都不敢出。
飞沙走石,岩浆好似流星,整个天空像是灿烂的花火,只是那花火,却是一个凡人身负众望,要逆天改命!
轰隆轰隆轰隆……
魏昊背后的虚影越来越多,精灵妖仙们都是震撼无比,它们从未这样佩服一个凡人,这个凡人,当真是逆天行事,却又让它们激动不已。
“坚持住——”
一个声音传来,遥远时空中的巨影,如是鼓励着魏昊。
然而魏昊根本听不到,他现在,此时此刻,只想,将眼前该死的龙爪……砸烂!锤烂!轰烂!!
“杀啊啊啊啊啊啊——”
眼耳口鼻已经疯狂流血的魏昊,竟然气势再度拔升,那仿佛如何都对付不了的大山,竟然出现了巨大的裂纹。
本该是人力无法做到的事情,竟然出现了变数。
昂——
一声龙吟,那是警告,也是痛苦。
“嗬嗬哈哈哈哈……”
魏昊大笑狂笑,只要会痛,就会受伤,就会受死!!
“你该死……”
龙吟声中,传来了宛若诅咒的低语,然而……无用!
轰隆轰隆……
不知道疲倦,不知道痛苦,不知道恐惧!
唯有,一往无前!
“魏大象——”
“魏大象——”
“魏大象——”
“魏大象——”
“魏大象——”
……
在千千万的欢呼声中,魏昊挥舞出了最后一拳。
咔嚓!
一声脆响,那龙爪,被人硬生生地轰断!!
======
PS:这章酝酿了许久的情绪,才码了出来。
PS2:晚上尽量早点更,今天主要就是开会,可以摸鱼。